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异世界药局> 第六卷 第十话 皇帝伊丽莎白的受难与圣佛尔波帝国的神术使用者们

第六卷 第十话 皇帝伊丽莎白的受难与圣佛尔波帝国的神术使用者们

回到地面的法马,让女帝在休息室休息,把除了少女声音的部分外,进入锔钉的齿轮后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枢机神官,并说明没能救下毕尤的原因。虽然无法消除法马故意对毕尤见死不救的疑虑,但是就客观的结果来说,女帝是好不容易才捡回一命,毕尤则无法生还。

“毕尤先生的事,我很遗憾。”

法马说完,一名神官感叹道:

“这也没办法,我们也从来没想过锔钉的齿轮的盖子会打开。”

以此为开头,当时在场的枢机神官们也闷闷地开了口:

“若不是您即时关上盖子,神圣国会那样直接瓦解、消失吧。”

“感谢您救了我们的性命。”

虽然他们这么说,但是在预期之外的时期失去毕尤,对他们的打击应该很大吧。他们全是茫然若失的样子。

在神圣国,大神官死后会举行国葬,并服丧半年。明白无法从锔钉的齿轮中取回遗体的枢机神官们,把老早就准备好的毕尤蜡像放入棺中。看着那场面,法马有种难以言喻的心情。

(老早就准备好蜡像,表示早就料到可能会有这种事了呢。现实真是残酷。)

也许是察觉到法马的心情,枢机神官们说,背负融解阵的毕尤在死时也不会留下遗体。

“除了举行丧礼,我们还必须找出下一个背负融解阵的人,选出下一任大神官才行。表面上大神官是由选举决定,但实际情形就如毕尤圣下告诉您的那样。”

法马摇着头说:

“这样一来……一切会恢复原样吗?”

“是的。除此之外,我们没有其他可做的事。因为没有人知道锔钉的齿轮的事,就连守护神大人也——”

以献上活祭品来维持世界运作的恶梦连锁还在进行,法马安静地理解了这件事。

名目上,大神官是从名为大神官选举的活动中推选出来的,直到推选出新的人选为止,大神官之位是空着的。

“背负融解阵的人应该就在附近,但直到找出那人为止,我们会封锁神圣国的国境。”

照惯例,融解阵只会出现在神圣国国民身上,而且通常是出现在枢机神官身上。

检查身上有没有融解阵。但是,找不到那样的人。

当天,所有枢机神官被强制集合,没有其他后补者,使枢机神官们动摇了起来。

“枢机神官中没人有融解阵,这种情况太异常了。这样要怎么办?”

“已经不需要继承融解阵了吗?”

一名枢机神官逃避现实般地发问。

“不,不可能,一定会出现在什么人身上。”

法马看向女帝的后背,以诊眼确认现状。

(当然找不到人了,因为背负融解阵的是陛下。但这件事不能说出来。幸好他们的成见太深,认为融解阵只会出现在枢机神官身上。)

神官们继续讨论着。

“有没有可能出现在国外的神官身上呢?”

“可能性很低,但不是不可能。既然如此,就得召回世界各地的神官了。”

法马趁机发问:

“请让我这外人打个岔,融解阵不会出现在一般人身上是吗?”

“一般人?世俗之人是不可能获选的。”

从来没有世俗之人成为大神官,一般人根本没有资格获选。神官们如此断言。成为大神官的条件愈严苛,对法马来说愈是有利。

“原来如此。那么陛下也累了,我想带她回去休息。”

“好的。等事情有所进展,我们会再联络您们。”

神官们没有发现法马的意图,轻易地放行。

法马与女帝进入寝室,等了一会儿后,所罗门与茱莉安娜也进来,锁上了房门。确认女帝沉沉睡着后,所罗门严肃地开口:

“没想到会出现在陛下身上,这下子就不得掉以轻心了呢……枢机神官们肯定正拼命寻找身上有融解阵的人吧。”

法马也认为女帝身上的融解阵被发现,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是啊。对了,所罗门先生、茱莉安娜小姐,下次暗日食之日是什么时候呢?”

“我们刚才已经调查过了。”

两人对望一眼,由茱莉安娜开口:

“明年八月。现在是十一月,只剩九个月了。”

“居然这么快……总之,只要不让陛下接近锔钉的齿轮就可以了吧?”

“是的。那段时间,不能让陛下待在神圣国。必须趁枢机神官们还没发现之前返回帝都才行。”

(也有可能撑不到明年八月呢。)

明白不能悠哉地等到那时,法马稍微腾出了些时间,把克莱拉找来了。见到法马,克莱拉放心到差点哭出来。

“药师大人!您没事吧!我听说大神官大人去世了。没想到会变成那样……对不起,我没预知到这件事。”

克莱拉不甘心地低头握拳。

虽然说无法阻止牺牲者出现令人遗憾,可是克莱拉能预知的死亡只限与旅行有关的情况。

毕尤没有离开神圣国,所以无法预知也是情有可原的事。

“不,别责备自己。都是因为有你的预言提醒,我们才没有放松警戒。否则说不定会出现更多的牺牲者。”

“是、是这样吗?虽然最坏的情况已经过去了,但我的胸口还是一直骚动着。不是这里,而是某个远方出事的感觉。”

“是帝都吗?”

“是,我有那种感觉。不过在这里的大家,都能平安回到帝都。”

“原来如此。毕尤先生的死,使形势出现了某种变化吗?早点返回帝都确实比较好呢。话说回来,克莱拉,你觉得陛下看起来怎么样?”

“这是什么意思呢?陛下看起来美丽又高贵,和平常一样。”

看在克莱拉眼中,女帝有如慈母。

(看不出融解阵造成的影响吗?或者因为是九个月后的事,所以现在还看不见呢?)

法马对克莱拉的话感到疑惑,看向在床上沉睡不起的女帝。

(能破坏融解阵吗?切除一部分皮肤的话,能破坏阵形吗?)

法马回想起女帝曾说过,因为她的火神纹不完整,所以守护神没有寄宿在她身上。在这个有神术的世界,神术阵的形态,似乎具有重要的意义。

假如融解阵出现缺陷,说不定能让女帝逃过一死。法马觉得有尝试的价值。

想到这里,法马掀起女帝身上的被子,检视她小腿上的火神纹。火神纹没有什么变化,还是一样不完整,而如今,女帝背上还多了融解阵。

(在融解阵上加笔,使其成为没有意义的花纹,就能破坏阵形了吗?可是那样一来,融解阵会不会又转移到什么人身上?说到底,这个融解阵是怎么形成的?)

说不定自己一直忽略了最根本的问题。至今为止,法马从来没有兴起过调查女帝身上的融解阵、自己手臂上被称为药神纹这类所谓的圣纹的念头。虽然他一直把药神纹当成烫伤的痕迹,但因为有时候会发光,所以也难以如此解释。透过诊眼,法马能看见女帝的背后在发光,代表不只是烫伤,说不定是其他病变。法马立刻向诊眼发问。

“烫伤。肥厚性疤痕。蟹足肿。”

(都不是……不然的话……)

“感染症?”

(光变淡了!)

带着咒术的刻印,其实是感染症造成的。究竟有谁会发现这种事呢?老实说,就连法马也意想不到。

“细菌感染、病毒感染、寄生虫感染……”

法马想缩小范围,但光芒没有反应。基本上,以诊眼判断病名时,是把可能的病名或症状一一说出来,不是总有一天猜中,就是永远都猜不中。所以得先扩大病名的范围,再逐渐进行筛选,可是看样子,这次不能用往常的方式解决。而且,假如法马不知道病名,就永远猜不出答案。所以诊眼只能作为参考,不能过度依靠诊眼进行诊断。

(是什么感染症!?如果诊眼无法判断,也只能回帝都做详细检查了。)

说不定是未知的疾病。不以先入为主的想法下判断的话,说不定能发现潜藏的病态。法马收起诊眼,正在做深呼吸时,女帝睁眼,轻轻伸了伸懒腰。

法马来到正在揉眼的女帝身旁,假装平静地试探道:

“陛下,您醒了吗?您觉得身体如何呢?”

“唔,总觉得背部热热的……怎么了?朕想不起发生过什么事。”

女帝感觉后背有异状,伸手想去碰,却被法马阻止。

“不久之前,锔钉的齿轮的盖子崩塌,陛下跌落齿轮之中,背部因此受了伤。虽然我已经做了紧急处理,但因为伤口发炎了,所以请不要碰或抓发热的部位。请吃下这些消炎止痛药,我会继续观察您的伤势的。”

“既然你已经处理过了,那么朕就没意见。朕很相信你哦。”

然而,女帝的语气中没有平常的霸气。

“我是陛下的主治药师,我只是在做应做的事。”

无法掌握融解阵的真面目,使法马觉得很闷,但他还是安抚着女帝。女帝似

〔请不要转码阅读(类似百度)会丢失内容〕

铅笔小说 23qb.com

<=09目录+书签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