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异世界药局> 第六卷 第十三话 灵药的调合与梅德西斯家的秘密

第六卷 第十三话 灵药的调合与梅德西斯家的秘密

“报上姓名与住址后,就可以进入校内避难。”

圣佛尔波帝国医药大学校长布鲁诺做出收容大学附近居民的指示,开放平民进入校内避难。

“沿着校地边缘,并在所有出入口展开临时屏障,持续施展防御用的神术阵。”

擅长使用神术阵的风属性大学职员在校地边缘编织出防止恶灵侵入的强力神术阵。尽管平民看不见,但贵族可以清楚地看到接近校地的恶灵全都被神术阵蒸发了。

“感谢尊爵大人,您的大恩大德我一定不会忘的。”

“这下我们就能放心了。”

普通市民们带着行李,涌入帝国医药大学。

“没什么,帝国贵族就是为此存在的,请放心。”

在正门接纳市民的布鲁诺面无表情地哼道,像是在响应那些感谢之言似的。比布鲁诺稍晚,国务卿也从宫廷发布紧急避难警报,要求全帝都的居民疏散避难。帝都所有的钟楼都敲响了避难的警钟,帝国军开始疏散民众。

必要之时保护平民、与恶灵战斗,是住在圣佛尔波帝国贵族最重要的义务。

恶灵大范围出现时,人民会前往帝国指定的收容所避难。假如来不及赶到,则可以暂时躲入升起红旗的贵族宅邸。政府指定的收容所为宫廷或帝国军事相关设施,帝国医药大学也是其中之一。入夜后恶灵会变得更强,在白天时雾状的身体会化为实体,攻击活人。

帝国医药大学中有避难用的临时寝具,以及施展过净化神术、不易腐败的食物。水属性的神术用户会准备神术生成水,供民众饮用。之所以提供生成水,是因为布鲁诺认为民众喝自备的普通水,可能导致传染病发生的缘故。市民们都因拿到稀奇的饮水与食物而感到开心。

“好棒啊,神术变的水是透明的耶。”

“贵族只有这种时候才很大方,平常都拽得要死。”

“嘘!你太大声了。”

虽然市民对贵族并没有太多好感,但有事时还是觉得贵族很可靠。就在这时,布鲁诺的弟子近乎哀号地发问:

“校长,我们该在这里撑多久呢?”

布鲁诺已经派弟子们打听消息,掌握了帝都整体的状况,但目前帝都前严已陷入机能不全的状态,是由神官们轮流施展神术阵,以维持神殿的功能。尽管如此,为了不让帝都的恶灵继续增加,他们非死守神殿不可,无法离开。

至于各收容所,虽然贵族们施展的神术阵很强大,可是持续施展这种大规模神术的话,早晚会耗尽神力。事实上,已经有些人耗尽神力,无法使用神术了。

“校长,我们有话和您说。”

在这种可说是防御战的情况下,布鲁诺正忙着与教职员收集情报时,听到放线菌专家佳丝帕教授的声音。布鲁诺回头,见到以佳丝帕为首的数名上了年纪的教职员。他们脸上都带着觉悟。

“我们都已经老了,来日无多,不贪图安稳的余生。请您打开禁书库,以我们的神力调合灵药‘赫拔里托’吧。”

佳丝帕教授以决绝的表情对布鲁诺说道。圣佛尔波帝国医药大学禁书库的禁术系列中,有一种只有守护神为药神的人才能调合的驱除恶灵的灵药“赫拔里托”,但是必须以神术使用者一生的神力为代价,才能调合。

布鲁诺哑然失声,其他听到灵药两字的教职员们则敏感地回应:

“你、你在说什么啊?不能使用禁术!”

“恶灵不断增加,神术队无法挡太久的。假如神术队变弱,整个收容所都会被恶灵吞噬。但是只要喝下一滴灵药‘赫拔里托’,不管多强大的恶灵,几天之内都无法接近。假如让全帝都的人喝下‘赫拔里托’,就有时间让他们逃到帝都附近的朗布耶市了。考虑到逃难时需要体力,等避难到身心俱疲时才离开就太迟了。请如此建议国务卿阁下。”

“但……调合灵药有生命危险,而且也不知道朗布耶市是否安全。”

布鲁诺面露难色,佳丝帕等人并不退让。

“我们已经与朗布耶市的老学者取得联络了,那边的守护神殿没有受到破坏。这是我们送出一十只信鸽,唯一一只带回来的好消息。虽然这整件事令人难以置信,但皇帝陛下与神官长不在的如今,帝都即将被恶灵占据。既然如此,保护市民就是我们的使命,不是吗?”

“唔……你说的没错,佳丝帕教授。”

“我们知道不论多困难的药,您都不曾调合失败过。就算是灵药,您也一定不会失败。虽然公子是首席宫廷药师,但全帝国最优秀的神术药师仍然是您。”

“这样啊……我明白各位的觉悟了。请把力量借给我。”

布鲁诺被佳丝帕等人的决心打动,答应了他们的要求。

短短三个小时后,宫延收到灵药“赫拔里托”调合成功的报告,以及让帝都居民暂时到朗布耶市避难的建议。

紧接着,圣佛尔波帝国国务卿发布了撤离帝都的命令。

“接着就是取得灵药的原料了。要去药库啰。”

帕雷把布兰琪赶出珞缇所在的房间,一手拿着禁书铿锵有力地说道。

艾伦很是在意佣人们在房间外“帕雷少爷!请开门!”、“请把禁书还来!老爷会骂我们的!”的叫喊声。

“外头全是梅德西斯家的佣人哦,要怎么突破他们,去药库拿药呢?”

“谁管他们。我们从这里过去不就得了。哈——哈!哈!太天才也很伤脑筋呢!”

帕雷走到房间的角落,把手放在墙上,小声地做着发动吟诵。接着,墙上浮现神术阵,出现开口与通往隔壁房间的密道。

“暗门!?”

“我家所有房间全都有密道相通。是为了预防入侵者和佣人反叛而设计的。只要有那个意思,还可以直接离开屋子。”

“什么啊……我从来没听过。”

艾伦是第一次听说,法马似乎也不知道这个秘密。

相对晚建造的博纳富瓦家,并没有这种机关。

从外观可以看出,梅德西斯家是屋龄数百年、重视传统与格局的老屋。原来在帝都战乱的时代建造的贵族宅邸有这种机关,艾伦很是惊讶。

“可以把这么重要的秘密告诉我吗?法马也从来没说过这种事哦。”

“反正就算知道,你也没办法打开暗门。再说咱们不但有孽缘,还一起触犯禁忌,所以你要保密哦。”

“说的也是。”

“来吧,欢迎进入世界最古老的神术药师家族。梅德西斯家!”

帕雷改变音调,以夸张的语气及动作邀请艾伦走入暗门。艾伦战战兢兢地踏入连结各房间的密道,最终来到位于深处的梅德西斯家的药库前。药库的门明显与一般的门不同,是厚重的锅钟制,但是看不到锁孔。

“没有锁孔耶。”

“当然。因为这里面放的全是国宝级的秘药,还有神密原药。要这样开。”

帕雷把神杖按在铁门上,做了一串艾伦听不清楚的发动吟诵后,门上出现凹陷。帕雷轻抚凹陷之处,解开了门锁。帕雷让艾伦进入,自己则走向药库深处。药库本身如藏宝库般坚固,嵌在墙上的柜子中整齐地排放著看起来有昂贵装饰的药瓶。

布鲁诺秘藏的梅德西斯家药库中,整齐排列着大量且完整的调合神术药时必要的原料。所谓的神秘原药,是被称为“守护神的秘迹”的传说中的原料或晶石等稀少原料,有些甚至是守护神殿或大神殿收藏的秘宝的一部分。由于这些全是市面上绝对无法流通,不管花多少钱都买不到的珍贵原料,所以对艾伦来说,这个药库有如宝山。

“太难以置信了。师父居然收藏了这么多国宝级的神秘原药……”

“父亲大人也是宫廷药师,虽然表面上没说,但他当然也会试着调合出不老不死的灵药或神药。”

“我都不知道,还以为只有维果·拉特雷穆瓦前尊爵会那么想呢。”

“啊?维果·拉特雷穆瓦尊爵怎么了?”

不知原委的帕雷皱眉发问,艾伦则轻轻摇头。

“没什么。”

“父亲亲大人说,自从他知道禁术的代价有多大之后,就几乎封印了这个秘药库。现在是作为将来有需要时的资料库来保管这些东西的。”

“代价?以前曾经发生过什么事吗……”

帕雷一一拿起药瓶,确认上面的标签,一面回答:

“啊——……其实我和法马的中间,有个死产的妹妹。那和父亲大人研究禁术的时期刚好重迭。虽然我没深入打探过父亲大人发生了什么事,但也许那不是普通的死产,父亲大人也是从那个时期开始改变的,所以我一直很在意。”

“改变是什么意思?”

“开始扩大药草园,也开始使用舞蹈神术之类的。应该是想从禁术的领域收手,以其他方式取代禁术吧。然后,让我去其他国家学习药学,让我远离禁术。所以应该发生过什么关键的事,让他觉得禁术是不可行的。”

“我完全不知道这些事……”

“不是家人的话,当然不会知道这些。不过法马也不知

〔请不要转码阅读(类似百度)会丢失内容〕

铅笔小说 23qb.com

<=08目录+书签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