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猎鹰> 第5章 击鼓鸣冤

第5章 击鼓鸣冤

号称江湖上轻功第一的席辰水,又怎么陷在一个小小地方县衙。

这件事情,一般人想不通,不过,未必能难倒秦善。

秦大统领走近水牢边,这才看清里面人的样貌。

那被困水牢之人,长发披散,胡子邋遢,一看就知道是许久没有打理。唯一有神的,便是那双眼。

一双暗藏着无数心思和秘密的眼,像六七岁的孩童一样充满着对世界的求知和探索,但仔细看,便会察觉出其中的狡黠。

即使双手被拷在身后的墙上,身子大半都浸在水中动也不能动。这人依旧是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丝毫不把自己困窘的处境放在心上。

处变不惊,临危不惧。这份镇静,倒让秦善小小欣赏。

他在打量席辰水,而席辰水也着瞪大一双眼,仔仔细细地打量着秦善。

“真没想到……真没想到……”席辰水喃喃,望着秦善的眼中满是讶异。

“我原以为这鹰窟首领应该是一个满脸横肉,乖戾凶狠的粗壮汉子。”他视线从秦善的脸辗转到胸膛,在腰部停留了一会,最后不得不在秦大统领高涨的杀气中停止了继续往下打量。

“没想到,竟然是这样钟灵毓秀的人物。”随即,摇头叹道。“果然江湖传闻不可尽信。”

秦善不喜欢他的语气,也不喜欢他的视线,此时,更有一种被戏谑的感觉。

让他心情不好的人,秦大统领也不会让对方快活到哪里去。

所以,他轻轻俯□,以一般人无法听清的声音道。

“但是我却想到了很多。连秦卫堂也逮不到踪迹的惊影席辰水,竟然会出现在一小小县衙。如果这个消息泄露出去被某些人知道,不知,你下场会如何?”

席辰水眼睛一下子睁大,看着面无表情威胁他的秦善。

“我看错眼!”他陈恳道,仿佛有十万倍的后悔莫迭。

“江湖传言还是可信的,秦善一如传闻般阴狠狡诈,睚眦必报。”

秦善很满意这褒扬,转身对早就呆住的刘永舟道。

“此人是我们一直在追踪的重犯,没想到竟被贵县捕获。刘大人是否可以将他交与秦卫堂看押?”

“这,这……”刘县官犹豫着。他们好不容易才将这一江洋大盗给逮住,却要白白交送给别人手里?

秦善看出他的不决,道。“席辰水狡猾多谋,心机莫测,万一在看押中出了意外,贵县岂不是白受损失。”

“别,千万别!”席辰水在牢内抗议。“我在这里安分着呢,也没想过要出去。刘大肚你可别犯傻,将我这块大肥肉交到别人手里!”

开玩笑,真到了秦善手中,他还能脱身吗!

刘永舟回身狠狠瞪向席辰水,想着这几天被这人气得脑袋生烟的情景,下定决心对秦善道。

“那么,就有劳秦统领了。我便将此犯交与您。”

“乐意效劳。”微微眯起眼,秦善看着牢里大受打击的席辰水,心情更好。

一趟丰泽县除虫之行,除了有点小意外,竟然还有颇不错的收获。

当晚,秦善将席辰水带入刘永舟为他准备的客房内,准备亲自审问。

原本席辰水以为会有一场大刑伺候,然而,秦善将他带到房里后,便不管他。而是自己坐在桌前,翻阅着属下送上来的情报消息。

席辰水一开始还很安静,渐渐地,便坐不住了。他探头探脑地向秦善那边望去,对于秦善手里的纸条很是好奇。那些纸条卷在不足小指大的小筒中,有黑色和白色两种,而秦善每次都只是一眼看过,便去翻下一张。

席辰水的好奇心被勾引的更甚,心里搔痒着,想要看一看这“名扬天下”的鹰窟在平时究竟是派送些什么情报。会不会有名门正派和武林世家不为人知的辛秘呢?

正在他坐不住的时候,秦善却突然出声。

“进。”

一名黑衣属下走进来,手里端着一盆热水。

“放下吧。”秦善头也不抬,挥手让属下退出。

席辰水看着这一盆热水,脑里冒出各种猜测。这水是要拿来干吗?难不成他想要溺死我?胡思乱想间,那边秦善放下手中纸条,轻轻一拍,用内劲将所有纸条化为粉尘。

“自己去,还是我来?”

这人如此歹毒!竟然想要逼我自溺!席辰水忿忿不平,怒视眼前心肠狠毒的秦大魔头。心里想着该用什么方法从他手中逃脱。

秦善等的不耐烦了,扔去一样东西。

“自己洗干净。”

席辰水愣愣地望着面前那块布巾,许久才反应过来。原来这秦善让属下打水进来,竟然,是为了让他洗脸!

洗漱干净,被魔头逼着用小刀刮去胡须后,席辰水总算是人模人样了。但却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仿佛受到了什么致命的打击。

让江湖上恶名显赫的鹰窟首领送洗脸水,这件事情似乎让他久久难以回神。

秦善看着梳洗完毕的席辰水,满意许多。稍微有点爱洁的他,实在很不习惯席辰水之前那副邋遢的样子。

“有什么话就直说。”

被秦善打量地汗毛直竖,一向喜欢和人虚与委蛇的席辰水竟忍受不下去了。他宁愿被五花大绑地押解起来,也不愿承受这种压抑气氛。

“我的确有很多事想要和你商议。”秦善难得心情好,“就不知道,你是愿意还是不愿意了。”

“愿意会怎样,不愿意又会怎样?”席辰水试探着问。

“对我来说没什么区别。”秦善眯起眼。“对你来说,自愿的话可以少受些苦。”

赤裸裸的威胁,这不是威胁还能是什么!

席辰水暗暗咬牙,但是无奈被人家抓住把柄,只能道。“看来我不答应也不行。不过,最起码该让我知道,你要和我商议的是什么事情。”

秦善从桌边起身,慢慢踱到他面前。

“为了躲避江湖追杀,轻功名扬天下的席辰水竟然会躲到一个小小县衙的水牢中。”看见席辰水脸色变白,他又道。“放心,这个消息除了秦卫堂,暂时没有其他人知晓。”

迎着席辰水怀疑的视线,秦善悠悠道。

“之所以知道你正被人追杀,也只是因为,你和我们所调查的某件事扯上了关联——万刃山庄。”压低声音说出最后四个字,秦善道。

“你究竟做了什么事,惹得万刃山庄庄主非要追杀你不可。”秦善紧紧盯着席辰水。“我一直在想,万刃山庄不惜余力也要追杀你,是否是因为你知道了某些不该外人获知的消息。比如——万成轩和其他江湖门派针对秦卫堂的密谋。”

“我什么都不知道!”席辰水苦笑。“万成轩追杀我是另有原因,至于那什么阴谋密谋的,和我是一点关系也没有。”

“哦?”秦善将信将疑,也不逼问。

“那也无所谓,反正我本来也不指望能从你这里探听到什么消息。”

听着秦大统领这丝毫不带期待的语气,席辰水心底又有些暗暗不爽了。被人利用的确很不乐意,但是被看做连利用价值都没有那才更加伤自尊心!

很快,秦善的下一句话,让他明白了自己还是有点利用价值的。

“我要你做的,只是一个诱饵。”秦善道。“老老实实地完成这个使命,秦卫堂不会为难一般人。”

席辰水睁大眼。说笑!秦卫堂若真是那么好相与的,那么这些年来命送在他们手中的江湖人又是怎么回事!

席辰水此刻想,也许落到万刃山庄手中,都比被鹰窟逮着要好。

秦善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思。

“你放心,派你去做诱饵,并不会真让你被万成轩逮到。相反,你若是不情愿与我们合作,一不小心露出马脚被万刃山庄捉住。那就真的是回天无力了。”

明明这人说话的语调很平缓,但席辰水却生生地听出了杀气。

他想象着自己被秦善挑在剑尖上去送给万成轩当礼物的情景,便不由地打了个寒颤。他敢肯定要是自己敢露出一丝拒绝之意,秦善一定有无数的法子让他吃瘪。而且目前有把柄在这人手中,更是由不得他不答应。

“我答应。”

目的达成,秦善弯起眼角。

“一言为定。”

两人刚谈妥,就听见外面传来一阵喧嚣。似乎有人持着火把在院内奔走。

“统领。”

不待秦善询问,已有属下在门外。

“发生什么事?”

“有人在县衙门口击鼓鸣冤,县官正派人查看。”

击鼓鸣冤?在这大晚上?

究竟是谁会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县衙过了卯时即不再审案,这是铁打了的规矩。而现在,却有人深

铅笔小说 23qb.com

<=28目录+书签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