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猎鹰> 第10章 进展

第10章 进展

秦善曾说,即便不去探查,想要继续行事的人,还是会露出马脚。

万成轩来访第二日,他这句话便得到了应证。

“统领!近日得到消息,南边各大门派和帮会所辖商铺和分舵,都遭到神秘人士的袭击,损失惨重。”

前来汇报情况的十四,已经可以完全忽视另一旁坐着打盹的莫北,不再像第一次时那么诧异了。

一间房内,秦善坐在桌前处理公务,而莫北就在一旁懒洋洋地打着瞌睡,享受着这难得的冬日暖阳。

十四第一次看到这情景的时候,可是受惊不小,统领什么时候可以这样自在随意地与人共处一室了?按秦善平日里的戒心,十分不喜欢有人在他周身五尺范围内呆的太久。

这莫北,竟然破了先例?

秦善却是对自己的改变毫无所觉,只关注眼前事。

“可有线索?”

“尚未明晰,但是堂内谋先生判断,这或许是边疆邪教所为。”

“阿谋?”秦善轻笑一声。“他又来管这件事了?”

十四不语,他知道统领这不是在问自己,只是自言自语而已。

“阿谋?谋先生?这个人是谁?”

那边打盹的莫北不知何时醒了,望着难得展露笑颜的秦善好奇问道。

秦善瞥他一眼,不予理睬。

“十四,传书回去,既然谋先生已经关注此事,留守在京的人且听他调动。”

“是!”

“至于其他人,按原令部署,听我指派,不得懈怠!”

“属下领命!”十四躬身一礼,就要退去。

“等等。”秦善喊住他。

十四等待统领其他指示,哪知道秦善仅仅指了指一边的莫北,道。“把这只懒虫给带出去,找点活给他干。”

“……是。”

这一声却是应得有些犹疑了,但是十四终究不敢违命,只能抬头瞪了莫北一眼。

莫北出奇地没有提出异议,乖乖地跟着十四出去了。秦善虽然心中疑惑,但也没功夫理他。时日不多,他这次计划的成败就在此一举。

秦善握了握身侧利剑,微微眯起眼。

就看这一次,是谁死谁活!

跟着十四出了门,莫北就像开了闸一样,被憋闷了许久终于可以畅所欲言。

“哎,秦善每天就这样闷在屋内,他就不累吗?”

“亏我还特意陪着他,给他解闷,竟然理都不理我。”莫北抱怨道。

十四心道,解闷?恐怕你待在那里才更加给统领增加压力吧。

心里这样想着,他嘴上一句话没说,生怕再引起身后这唠叨之人连绵不绝的问题。

事实证明即使没有人理他,莫北也是可以一个人自得其乐的。

“这几天总是你来报到,怎么不见其他人呢?对了,就是上次那个冷冰冰的十一,他去哪了?”

“哎,你们秦卫堂怎么都用这些名字呢,十一十二的,多没意境啊。”

十四闻言倒望了他一眼。不是惊异莫北关心自己的名字,而是为他口中的称呼。

“怎么了?”莫北敏感地察觉到他的视线,问道。

十四想了想,纠结了一会还是开口问了。“你……前几日有时候还会直呼我们为鹰窟,怎么现在却这样正经地称呼起来了?”

江湖人对于秦卫堂积怨颇深,几乎都是用鹰窟来嘲讽称之,就连莫北,也是耳濡目染习惯了这么称呼。

只是他今日,竟然改过来了。

听见十四这么问,莫北像是有些羞恼地摸了摸后脑勺。

“其实,我也不是想要故意那么称呼你们,就是以前习惯了。”

“既然习惯了,那为何又要改?”十四斜眼。

“那不是,那不是昨天那什么庄主过来了一趟吗。”莫北道。“我看他和秦善交谈时的模样,看着是彬彬有礼,但是心底却是瞧不起你们。我自然不喜欢他那个态度,当然不能和他一样唤你们为鹰窟了。”

“……那你就不厌恶我们?”

莫北摇头晃脑,没正经道。“我又不是什么有头有脸的大人物,有什么资格去评判其他人?哎,尤其是和你们相处的久了,倒觉得秦卫堂也未必如外人所传那般不堪,也不过都是些寻常人,倒是还很有趣。”

尤其是秦卫堂统领,更是比传闻中有趣许多。这句话莫北藏在心底,可没敢说出来。

有趣?十四心里纳闷,整个秦卫堂除了他自己因为年纪尚小,有时候会被莫北戏弄外,其他人都是冷着脸对莫北。他究竟是哪里看出有趣来了?

他可不知,在莫北心里,就是看这些木着脸的黑衣侍卫,也是别有一番趣味的。

“对了!”莫北突然道。“你刚才和秦善所提的那个谋先生、阿谋的,究竟是何人?”

“谋先生就是谋先生。”十四不耐道。“你要真想知道,不如直接去问统领。”

说完便不再理他。

莫北自讨了个没趣。他要是敢去问秦善,还会在这里绕着圈子逗十四说出来吗?秦善一定会给他一个白眼,然后将他狠狠扔出来。

不过他心里真的是很介怀这个谋先生,一向没什么情绪的秦善,偏偏在提起这个人的时候会露出一些笑意。不是冷笑,不是有所图谋的笑容,而是发自心底的笑意。

一想到这里,莫北的心底就像是有无数爪子在挠痒,不舒服起来。

十四将莫北带到一间偏院,那里似乎是秦卫堂侍卫们休息的地方。

莫北和十四进去的时候,正有几位没有当差的侍卫们坐在院落内,或闲聊,或相互比试,甚至还有人彼此开着玩笑取乐。

这还是平日里那些个不苟言笑的秦卫堂黑衣侍卫吗?莫北看呆了。

十四看着他的样子,嘲讽道。

“即使是再冷血的杀手,平日里也只是一般人。你说是不厌恶我们,又何曾真正了解过秦卫堂?”

言罢也不待莫北反应,径直向那边的侍卫们走去。

再冷酷的杀手,也不过是常人。莫北脑里回想着这话,不由想着,当没有任务没有阴谋纠缠的时候,秦善他又会是一副什么样子呢?也会像眼前这些侍卫一样,露出真心的笑容来吗?

真想,看一看他的那副模样。

“这人是统领派过来的?”一名近三十的侍卫收起手中的物件,问走过来的十四道。

十四先不理会他的问题,盯着他右手道。“没收。”

“……”

“被统领发现私下赌博,会有什么后果你清楚吧,卫七。”

无奈地上缴作案工具,卫七感叹道。“真是江山代有人才出,没想到我卫七今天竟然也要被你小子管着。”

十四一把抓过他手里的物件,在对方惋惜的目光下捏成粉末,这才道。

“身后那人,随便派他点活干干吧。”

“恩?”卫七探究地打量着还在发呆的莫北。“这不是这几天一直跟在统领身边的那人吗,怎么到这里来了?”

“不知道,统领嫌他吵,就将他赶出来了。”十四无所谓道。“只要给他一些小事分散他精神,别再让他去骚扰统领就可以。”

卫七阴阴笑了两声,摩挲着下巴,看向莫北的眼神是不怀好意。

竟然敢缠着他们家统领不放?小子,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不行啊。

莫北终于发呆结束,回神望来,正好看到一大一小,两个黑衣人目放精光地望着自己。

不由地,他就抖了那么一下。

有不祥的预兆……

秦善这几日觉得出奇的安静,没有人唠叨的声音,没有人打盹的呼声,他一门心思地处理着自己这边的弯弯道道。等到回过神来,才发现已经整整两天,莫北没有出现在他面前了。

想起这小子还是有些用处的,不能放走也不能抓得太紧。这几日的异常,让秦善有些疑惑。

他想招来十四亲自问问,但想想还是放弃了,只是起身推开门,打算出去散散步。

没错,只是为了散步而已,绝对没有其他目的。

绕着这县衙逛了半圈,路上还应付了县官半天,等到终于发现这次散步的主要目标的时候,秦善才发现自己之前的那些猜测,是多么的不切实际。

莫北发现他留下他的目的,跑了?没有。

莫北不耐烦,出去遛弯了?没有。

莫北和属下们打起来,两败俱伤了?好像……也没有。

秦善看见莫北的时候,这人正挂在某间屋子的屋檐上,忙得不亦乐乎。

附近,站着十四和其他几名黑衣侍卫。

这几人看见秦善过来,想要出声行礼,被秦善

铅笔小说 23qb.com

<=28目录+书签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