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猎鹰> 第12章 武林大会

第12章 武林大会

全江湖人最期盼的盛事,莫过于五年一度的武林大会。

对于初出茅庐的菜鸟们来说,或许这还不是他们能够发光发热的舞台,但却是能见识到江湖上各式高手的最好的场所。

对于已经成名有一定威望的武林名宿来说,武林大会上与年轻人交手,有失身份。但是却是一个让门派后生们显露身手,一较高下的好地方。

最期盼这一盛会的,莫过于那些武功初成,来自各大世家和名门的新秀弟子。武林大会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个名动江湖的最好时机。

但是,对于秦卫堂来说,武林大会却是最让他们头疼的一件事。

五年前,秦卫堂还未曾交到秦善手中,那时候他以下任统领的身份跟随在前统领身边处理事件。对于武林大会,秦善唯一的印象就是——忙乱。

秦卫堂忙于和江湖门派斗智斗勇,几乎人人分/身乏术。

一边要应对江湖人的明枪暗箭,以防他们惹是生非。另一边还要封锁武林大会附近区域,以免好奇心生平民百姓误闯妄丢性命。连续七天的武林大会,秦卫堂上上下下也就整整七天没有合眼。

也就是那一次,秦卫堂的侍卫们暗暗给这武林大会起了个别称——群殴大会。

就像是江湖人给秦卫堂取名为鹰窟一样,秦卫堂自然也以牙还牙,给对方起了个别致的称呼。

莫北知道这个消息,还是十四他们在谈话时不经意间泄露出来的,这名称让江湖出身的他很是无奈。

“没想到你们也记恨取别号这件事。”

十四理所当然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有什么不可以吗?”

“可以,可以。”莫北连连点头,“所以我们现在就是要去这个群殴大会吗?”

他望了望周围,一,二,三……七个人。秦善就带这些人去?说起来,秦善自己去哪了?

昨晚秦统领夜归以后,莫北就再也没见到他。

“我们先去,统领和其他人稍到。”十四看着他。“到了那边,你可别给统领丢面子。”

莫北举双手保证,一定会严守纪律,誓死捍卫秦统领的威严。

只是一路上他还在想,为何秦善要分两批人马行动,明明都正式收到邀请函了,难道还要搞一套暗地里的人马吗?

这个问题,恐怕要等秦善本人来解答了。

洛安城外百里处的一座山峰,便是此届武林大会的举办地点。

按理来说,应该是越往山里走越偏僻才是,但是莫北跟着十四几人一路骑行而来,却是发现同路的人越来越多。可见,全部都是赶赴武林大会的江湖人。

一行人皆是黑衣黑马的秦卫堂很是引入注目,自从上山以来,就有很多人对着他们明里暗里指指点点,似乎是奇怪他们这群人的着装打扮。

说是江湖门派,有哪家门派世家会对弟子管教这么严?连一举一动都是统一的规格。

说是朝廷人马,又怎会如此光明正大地到江湖人聚集人之地来,而且这一批人身上的气息,也不像是朝廷的兵马,更像是暗行的刺客之徒。

唯一没有穿黑衣的莫北,在一色黑的秦卫堂人马里,更显得异类。

被一路盯着,饶是如莫北,也是有点受不了那些打量的视线。他心中不由想,莫非秦善兵分两路,就是想拿他们这一路人来当挡箭牌,这样就可以避免遭到围观了?

不管秦善是不是这样想的,莫北心中就这样认定了。他心底悄悄计算着,要为这次牺牲多向秦善索要几只叫花鸡才行。说起叫花鸡,上次秦善允诺的那几只一直都没拿到手啊……

“到了。”

十四突然出声,迅速翻身下马。周围其他几名黑衣侍卫也已经下马来,莫北最后一个下来,环顾四周这才发现,原来他们已经不知不觉地行进到山顶。

不远处已经布置好了擂台和观战的座位,而在入口处,有身着蓝色衣衫的门派弟子站立两侧,请入场的侠士们出示邀请函。一名黑衣侍卫走了过去,对一位蓝衫弟子说了些什么,那年轻弟子脸色骤变,连忙喊了附近另一个同伴过来。

那名同伴急匆匆地向场内走去,不一会一名年过四十的中年人跟着他走了出来。

莫北见那与举办方交谈的黑衣侍卫,正是那天在小院内见到的卫七,可是他现在一点也没有当初被十四抓包的尴尬神色,而是一脸冷漠,公事公办地与人议事,宛若两人。

“卫七这是在说什么?”莫北紧张地观察着两方的神色。“我们不会被赶出去吧?”

十四瞥他一眼。“统领是受邀而来,这些人就算在背地里有什么动作,明面上也不会对我们为难。”

莫北听他这语气,分明是断定这些江湖门派一定会在暗中对他们下手,该说是早有预见还是偏见呢?

总是,秦卫堂与江湖门派的分歧,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卫七与对方交谈过后,向十四他们这边走来。

“他们给我们留了座。在统领来之前,我们便先在那边等着吧。”

十四点点头,放下手中的缰绳,拍了下马儿。黑马像是得到暗示一样,嘶鸣一声,大步奔向林子里,一会就不见了踪影。再看其他侍卫,皆是这么做。

十四不解释什么,直接就跟着卫七身后进场。

只有莫北把马交给了举办方代管,他望着秦卫堂侍卫的背影暗叹,戒心这么大,连马匹都不愿意交给他人啊。

进场之后,才发现什么是人才济济,真的是挤挤!

没有专座的江湖侠士们人挨人地站着,擂台前方不大的空地上,连小小的细缝都没有留。而再看有坐席的几家,几位头发花白的老头老太,或一脸慈祥的扶着胡须,或慈眉善目地和座下弟子交谈着,都好整以暇地端坐着。

差距啊,差距。莫北看看那边,再看看这边的人挤人,不由感叹。不过好歹,他自己也占了秦善的光,也是有专座的。想到这里,莫北不由得意起来。

而等他抵达专门为秦卫堂留的坐席区域,才发现这专座也不是那么好坐的。

几人一走至这边,齐刷刷地一排目光就扫过来。有敌意,有打量,有探查,唯独没有善意。

无论是端坐高台的门派大佬们,还是在台下排排站的江湖小虾米,都向这边望来。好像莫北他们身上写明了异类两个字一样。十四几人面不改色,笔直地站着。

“这就是秦卫堂的人?看起来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嘛。”底下有人窃窃私语。

“果然是传闻中的一身黑衣的刽子手。”有人冷哼。

“为什么要邀请他们来,举办武林大会的那些大门派究竟在想些什么,让这些朝廷狗腿在旁边看着,我们岂不是不能自在?”

“谁知道呢。”

秦卫堂一行人依旧无动于衷,对于那些流言蜚语毫不在意。若是莫北之前没有听见他们暗讽武林大会为群殴大会,估计就会这么认为了。但是他现在已经有些摸透这些黑衣侍卫门的脾性,他们完全可以一脸面瘫,而在心底默默地诅咒对手,在暗中算计设计对方。

莫北对这一点深有体会。

现场的人越聚越多,等到整个会场都快塞满了,终于不再有人进来。司仪也在这时上台。

“感谢各位侠士介临本届武林大会。”一名白衣道人站在擂台上。“五年一度,大家相聚在此以武会友,互相切磋讨教,实乃我江湖中人一大幸事……”

后面那道士又啰啰嗦嗦地说了些什么,莫北完全没有听进去,他的注意力完全被贵宾台一侧的一位老光头,和那光头身边的一名白衣剑客吸引过去了。

那穿着袈裟的白眉光头,如果没有想错的话,应该就是少林的主持了心和尚。而他身边的那白衣人,不正是那天来访的万刃山庄庄主万成轩吗?他们两人怎么会聚在一块?

也许是莫北打量的目光太过火热,了心和尚若有所感,抬眸向这边看来。望见一脸诧异的莫北后,还甚是和蔼地微笑示意。至于万成轩,则是依旧面无表情。

莫北赶忙收回目光,偷窥被正主逮个正着,实在是太尴尬了。

而在这时,他只听见擂台那边传来一片惊呼,就连万成轩和了心和尚也向躁动声来源看去。

莫北循声望去,只见会场入口处不知何时聚集了一批黑衣人。虽是简朴的一身黑衣没有过多装饰,但是这一行人却全都体现出不凡的气度,像是兵临战场的战士,又像是执行任务的杀手。而在这一群黑衣人中间,却有一人格外耀眼。

那是莫北第一次看见秦善这么穿。一袭黑色长衫,绣着暗红色纹样,别有气魄。黑发被高高束起,却仍有几丝落在额前,严谨肃穆之余显出一份潇洒恣意。

双眸若冰封的湖泊,让人不可避免地一望便陡生寒意。

铅笔小说 23qb.com

<=28目录+书签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