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猎鹰> 第13章 随从莫北

第13章 随从莫北

秦善,一个武功高深心机莫测的人,一个觉得很让自己想去亲近的人,一个喜欢戏耍自己的人。

但是莫北第一次这样清晰地认识到,在他本身的价值以外,秦善还有另一个身份——秦卫堂的首领。

这可不是小打小闹的门派,而是切切实实和整个江湖作对的朝廷人马。

秦善的出现可以说是让热闹的武林大会瞬间就冷场,没有人给予这位统领高深的轻功和武艺一声喝彩,甚至没有人去接他的话头。

直到秦善足足站了片刻,才有人像是刚回过神来一样,上前接口。

“原来是秦统领,贵客啊。我等可是久等了,秦统领这边请。”

走出来的似乎是举办门派之一的长老类人物,指着莫北、十四等人所在的位置对秦善示意。至于那话中深意,却是外人不可猜测的了。

秦善仿若未觉。

“我部属二十一人,还被阻挡在外。”

“自然不能如此待客。还请各位侠士稍让,为秦卫堂的来客们辟出一条路来。”

碍于举办方的面子或者是秦善的震慑,堵在擂台前的人群还真的逐渐让出一条路,非常狭小仅可供一个人通过的道路。在众人,还是深怀敌意的人都包围下走过这条狭小的通道,可不是简单的事情。

但是得到秦善命令的秦卫堂侍卫们,却仿佛将四周那些刀割般的敌意视线全忽视,一个接一个的,迅速地通过了过道。

“统领。”领头人对着秦善一躬身,随即站到一边。

莫北认出那人来了,不正是前几日的那冷冰冰的卫十一吗?说起来,他还奇怪这几日怎么见不到这十一呢。

秦善和秦卫堂的人的登场,为武林大会带来一丝骚乱和震惊,但是很快也平复下去。

秦善端坐这头,世家名门的大佬们端坐在那头,两方好像井水不犯河水一样,谁都没有提起陈年旧事。

武林大会在一片诡异的气氛中正式开始。

担任司仪的白衣道人上台道。

“正如以往,初次比试以各门派新秀弟子为主,请各位掌门派出各自得意弟子。当然,场下若是哪位英雄好汉有信心,也完全可以挑战台上侠士。”司仪继续道。

“比武以守擂为主,最后初试结束前,依旧留在台上的侠士为本次胜者。”

全部到场的二十多家名门正派,除了不参与比武的少林寺,共派出了三十二位弟子参赛,再加上自告奋勇的无门无派人士,足足有近四十人。

这些是各大门派参加首试的弟子,武功自然不会差。

秦善也是第一次亲眼目睹武林大会的进程,也感到新奇。但是当他看到那一个个一表人才的门派弟子排排站好,准备登场的时候,不由轻轻勾起唇角。

他这一个细微的动作,自然躲不过一直悄悄打量他的莫北的眼睛。

“你是不是也觉得很有趣?”

秦善望他一眼。

莫北笑道。“明明只是比武,却被他们弄出这么多繁复的礼仪,连弟子们都像是一个个排队待宰的牲口一样,岂不是好笑。”

“哪像我和师兄师姐们比试的时候,都是招呼不打一声直接就上的。”莫北提起此,不免咬牙切齿。“卑鄙的是,那些家伙们有时候喜欢几个人联合起来阴我一个。”

秦善问。“你师父不阻止?”

莫北摇摇头,道。“师父说了,拳头大才是硬道理,不论使什么计谋,能够笑到最后的才是赢家。”

秦善不由侧目,没想到莫北师父的理念竟然和自己不谋而合。他还以为莫北的师父会像自己的师父老头子那样,是个古板死守礼仪的人。

莫北没注意到秦善打量的视线,而是兴奋地盯着台上。“看!第一场比试开始了!”

初试第一场,守鹤派对阵镇元宗。

一个擅长轻身功夫,一个注重内功。这两家招式迥异的门派对阵,倒是也颇有看点。

守鹤派登场的是一名年轻男弟子,身材高瘦。镇元宗派出的同样是一名男弟子,只是行走间颇显气魄。两人仅从外貌上,便将各自武艺的神形和特点显现出来。

莫北满怀期待地望着互相拱手的两人。“要战了要战了!秦善,你说谁会赢?”

旁边秦卫堂的侍卫们在莫北直呼秦善名字的时候都齐刷刷地望过去,但是厚脸皮的莫北丝毫都没有注意到那些凌厉的视线。

秦善却是兴致缺缺。“只得其形未得其神,胜负已分。”

在他看来,这些新秀弟子的比试真的没有什么好看的,新鲜劲一过也没什么了。如果看那些门派掌门们在他面前大打出手互相比试的话,无论是于公于私,秦大统领都会很有兴致的。

“不如我们来赌一赌?”莫北突然有了想法。“就猜接下来对战的两人,谁会获胜。一直到决出最后赢家,猜对次数多的那一人可以命令另一人做一件事情。怎样?”

秦善拒绝。“没兴趣。”

“哎?”莫北惊讶。

“若是由我先猜,必然猜中。这样毫无悬念的胜负,不是很无聊吗?”

莫北暗暗抹汗,这秦统领也太过有自信了吧。

“那好,我们便轮流先猜,后猜的人必须做出与之相反的选择,这样就可以了吧。”

也许是觉得观战太过无聊,秦善总算接受了莫北的提议。

“先是第一场,你来。”莫北道,兴冲冲地期待着这场豪赌的结果。

秦善想都不想道。“镇元宗胜。”

两人说话间,台上的比试早已经正式开始了。只见守鹤派弟子凭借轻盈的身法,轻松地躲过镇元宗弟子的攻击,看起来还颇有余地。但是随着比试的继续,形势却开始逆转。

一直左突右闪的守鹤派弟子渐渐失去了后劲,而镇元宗弟子却是越战越猛,稳扎稳打,逐渐将对手拿下。

胜负果然不出秦善预料,镇元宗取胜。

秦善点评道。“轻功未成,后劲不足,只凭巧力,必败无疑。”

这声音不大,却也足够有心人听见。只见守鹤派掌门面色铁青,也不知道是因为弟子比输还是被秦善气的。

莫北不是很服气。“巧合,巧合,下面轮到我先猜。”

下一场,是由其他门派弟子挑战镇元宗守擂弟子。

擂台上的比试进行的风风火火,台下,秦善和莫北的赌约也比至正酣。十一场比试后,秦善猜对六场,莫北五场。基本上轮到谁先猜,先猜的那个人都会获胜。不过秦善先拔头筹,所以目前占上风。

两人在这里你来我往的比试,也吸引了不少江湖人的注意。一开始,还有人介怀秦善的身份,而对他俩的赌约不屑一顾。但是随着两人每猜必中,关注他们的人也多了起来。尤其是偶尔听秦善点评,不少人还受益良多。

现在轮到第十二场比试,莫北正急着将分数扳平,这次他可是志在赌赢秦善,不然也不会特意提出那个赌注。

光是想着一旦赢得赌约后,就有一次任意差遣秦善做这做那的机会,莫北的斗志就熊熊燃烧起来。

“我猜这一场是……”

“等等!”有人突然岔开他的话。

莫北循声望去,见是一个普通三十岁左右的男子。“你们两人有闲情逸致在这里点评各大门派的武艺,为何不自己上去较量一番。秦卫堂闻名江湖许久,怕也不是享的虚名吧。不如就借此机会,也让我们见识见识?”

经他这一提醒,旁边有人纷纷插嘴道。“都道秦卫堂的厉害,不如也让我们瞧一瞧。”

“不要光说不练假把式!在那评论,自己却没甚真本事!”

眼看叫嚣的人越来越多,莫北也忍不住捏了把冷汗。不是替秦善,而是替那些无知的江湖人。

难道是秦善今天没有发威的缘故吗,这些江湖人竟然将秦大统领当病猫,欺到他头上来了!

要知道,秦善可是睚眦必报的性格,对于别人的恶意通常会以百倍偿还,尤其是这几天相处下来,莫北知道秦善还是个特别护短的主。

现在这帮人如此讥讽秦卫堂,万一惹怒了秦善,今天还不知能不能活着走出武林大会现场。

而奇怪的是,这边骚动这么大,举办者竟然没有一人出来制止。

“好啊。”

就在莫北悄悄擦冷汗时,秦善却语出惊人。

他望着一杆挑衅的江湖人,语气波澜不惊。“难得来一次武林大会,秦卫堂若是不参与一把岂不是很可惜。”

“不过,比试之类,秦卫堂是不能参与。”

“怎么,你们怕了!”有人嘲笑道。

秦善回以笑容。“像这般做戏的比试,秦卫堂并不擅长。他们最擅长的,只有杀人。各位要是不怕蒙受损失

铅笔小说 23qb.com

<=28目录+书签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