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猎鹰> 第14章 出战

第14章 出战

莫北一愣,随即指着自己的鼻子。

“我?”

秦善颔首。“这里还有第二个名叫莫北的人吗?”

“不,不,不,我是说,这样的重任怎么能让我来担当?”莫北头摇得像波浪鼓一样。“要是一不小心丢了秦卫堂的面子岂不是很不妙,而且,我算不得秦卫堂的人吧。”

“不算?”秦善看向他,提高音调。“这半个月来你跟在我们身边,衣食住行全部是由秦卫堂负责。即便你不是秦卫堂的部下,秦卫堂也是你的衣食父母。现在,到你孝敬的时候了。”

吃人嘴软,拿人手短!

莫北第一次恨自己为什么每天跟在秦善身边蹭吃蹭喝,现在落人把柄了吧。不过不见棺材不掉泪,他还想要再誓死抗争一下。

于是向秦善示意身后站着的那些黑衣侍卫道。“即使我愿意上场,十四他们也不愿意被我代表吧,万一丢人怎么办?”

秦善不答话,只是看向属下们。

卫十一抱拳道。“属下信任莫公子的武艺,愿意由他代我等出战。”

十四也道。“莫公子武艺超群,岂会丢秦卫堂脸面,属下不反对。”

莫、莫公子?!平时总是斜眼看他的小鬼,竟然会这么称呼他!莫北瞪大眼睛看向十四,又看看秦卫堂的其他几人。只见所有黑衣侍卫全都是一副听从统领命令的忠心耿耿的样子,完全不介意自己被莫北代表。

莫北最后一丝希望也宣告破裂,只能道。“好吧,看在你许诺下来的那十几只叫花鸡的份上。”

秦善提醒道。“如果你输了,叫花鸡的允诺全部取消。”

“怎么可以这样?!”莫北忿忿不平。

“秦卫堂不会任用无能之人,若是你失败了,当然也就不会有报酬。”

莫北悲愤地看着秦善,事关他的叫花鸡大计,这一次他想要放水故意战败也是不可能了,只能认命。

秦善看他终于听从,点头道。“你先准备,一会再让你上场。”

“一会是什么时候?”

秦大统领勾起嘴角。“最后一个人守擂之时。”

想让秦卫堂出手?想探秦卫堂深浅?

好,我便让你们如意。

台上卖命比试的名门弟子们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秦善眼中的垫脚石,完全沉浸在师门的嘱咐和个人得失中,拼尽全力地将一个个守擂人攻下。

二十多个门派的新秀弟子,还是有几位出色抢眼的。即使是以秦善毒辣的眼光来看,再过几年他们也都可在武功上有所成就,但是却依旧成不了秦卫堂的阻碍。

或许秦卫堂大多数属下的武功比不上这些出身名门的弟子,但是它从来就不是凭借武艺威慑江湖。

秦卫堂擅长什么?正如秦善自己所说——杀人。还有一点,便是智谋。

无论是秦卫堂谋先生的足智多谋,还是秦善本人的利用至上本性,都将秦卫堂诡诈的一面表现的淋漓尽致。

台上各派弟子你来我往,一个接一个被打败走下擂台,又不断有新人上场。两个小时过去后,终于,在一名万刃山庄弟子剑挑三人后,再无人敢上场挑战。

“万刃山庄明字辈弟子,明瑜连战三人,是否还有侠士想要挑战?”司仪连问几声,台下无一人回答。

明瑜出色的剑术,众人也都是看在眼里的,新人们估计自己都不是对手,老一辈又碍面子不能去挑战年轻人。看来,这初试的胜者便会是这位万刃山庄弟子了。

显然,司仪也是如此认为。“若无人宣战,我便在此宣布,这次初试的胜者是万刃山庄——”

“稍等。”

突然有人高声一喝,打断司仪的对话。白衣道人循声望去,发现打断自己的竟然是秦卫堂统领。

“秦统领有何指教?”

秦善迎着众人炙热的视线,缓缓道。“敢问秦卫堂可有资格出场比试?”

台上台下一片哗然,众人窃窃私语,担任司仪的白衣道人也是一愣,过了好一会后才回过神来。“按理说,凡是参加武林大会之人,无论身份皆可出战。但试问秦统领,为何之前不曾出声,现在却想要挑战?”

这不是故意添乱子吗?白衣道人剩下的话咽下没说,可是意思却已经表达地很清楚了。

“我等本也无意参战。不过秦卫堂作客而来,若是不给主人几分面子,岂不是很失礼?”秦善道。“既然有人想要一探秦卫堂究竟,秦某又怎会让他们失望。”

台下喧哗更大,秦善这句话里的意思可是很明显,这分明是暗指有人借机想要探查秦卫堂,故意使手段。

先前那出言不逊的江湖人,且不说他究竟是不是有人故意指示的,就仅凭骚动出现时并未有举办方来阻止这一事,就可以看出,想要看秦卫堂出手或出丑的,并不只是一家。

既然对方的意思都表示的这般明显了,秦善又怎会怯战?

白衣道人一时显得有些尴尬,也不知是不是被秦善说中了。

“那么,就如秦统领所说,请问秦统领派哪一位秦卫堂侍卫出场?”

秦善摇摇头。“他们并不会登场,这一次出战的,是秦卫堂的一位客卿。”

他这么一指,在场所有人都把视线转向他身旁的莫北。

由随从晋升为客卿的莫北还没有时间来感到荣幸,就已经被如山一样的重任给压倒。秦善都这么说了,这要是万一战败,回去还不得被他扒了一层皮?

输不得,输不得啊!

“这位公子——”司仪疑惑地望向莫北。“师从何们?为何之前在江湖上从未有耳闻?”

“小子初出江湖,没啥名气,只是有幸结交了秦善为好友。”莫北抱拳,谦虚道。

秦善一挑眉,但是对于他的称呼也不予否认。

可莫北的这一番话,却是一出就惊倒了一片人。能和秦卫堂统领成为朋友,这得需要多大的勇气和胆量!尤其他们看莫北,只觉得还真是一个初出茅庐的江湖新人。一时间,都觉得这小子简直是以身饲虎的最佳楷模。

司仪也暗暗佩服。“莫公子要代秦卫堂出战,可是想要挑战擂台上的这位万刃山庄弟子?”

莫北挠挠脑袋。“啊?还是算了。”

有人惊讶,有人鄙夷。

谁知,莫北却继续道。“如果我和他比试,岂不是欺负人?这对他不公平,万刃山庄还是换个更厉害点的人上来吧。”

什么叫嚣张,这种不以为然的轻视别人的态度才叫嚣张。竟然不将如日中天的万刃山庄弟子放在眼里,真是好大的口气!

围观的江湖人心道,不愧是能够和秦卫堂统领交友的人,果然都不是正常人。

“这、这……”司仪左右难为,回头去征询另一方当事人的意见。

坐在少林方丈身旁的万成轩面不改色,只是微微点了下头。随即,另一名身穿白衫的万刃山庄弟子出列,对着莫北抱拳道。

“万刃山庄清霖,请指教。”这名新出场的万刃山庄弟子,似乎地位不低,连穿着打扮都比前一位要高上一筹。

莫北似乎还不太满意,不过还是一翻身上了擂台。

“无门无派小子莫北,请指教。”

秦善在台下微微蹙眉,盯紧莫北。

司仪宣布开始,而清霖和莫北两人均未有动作,似乎是在互相审视对方的身手。

高手对峙,先露破绽的必败。这时候讲的就是一个稳字——台下有人这么对同伴解释道。

许久,莫北先动了,只见他轻轻张嘴,开口道。“你们……”

清霖屏住呼吸,戒备地握紧剑。

“你们一直穿白衣服,难道就不怕脏吗?”莫北瞅着对方洁净的白衫,半晌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这是什么?难道是想要我分心?清霖皱着眉,不去回应莫北的问题。

“你们庄主也是,上次他来的时候我就奇怪,为什么大冬天的还穿一身那么薄的白衣。好看是好看,但是他就不冻着自己吗?”莫北叹气。“而且白色的衣物多难洗啊,沾了叫花鸡的油渍也不容易洗干净,费时费力,不划算。”

“说起叫花鸡!我想起上次丰泽县的那家客栈,他们家的叫花鸡可是名扬四海,有空你也可以去试试。”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终于是受不了莫北没有意义的废话。清霖挑起长剑,率先攻去!

“年轻人,这么急干吗?”莫北一个侧身,躲开他的剑锋。“太过冲动可不好,以前就老有人教训我,冲动的人是没有前途的,你懂吗?”

清霖完全忽视他的聒噪,只是下手更加犀利。莫北只能左躲右躲,手里没有还击,可嘴上却是唠叨个不停。

“你们庄主上次啊……”

铅笔小说 23qb.com

<=28目录+书签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