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猎鹰> 第16章 怀疑

第16章 怀疑

对于莫北的话,秦善没有回应。

他无法做出反驳,莫北的确足够了解他。

作为一个生性多疑的人,秦善不会轻易相信别人所说,他只相信自己的眼睛。

若是上场之前莫北对他坦言相告,他未必会信,甚至有可能怀疑这是莫北的推托之词。秦善了解自己,所以他才无以反驳。

但是更让他不快的,是莫北的态度。

没有抱怨,没有不满,只是笑着说出这句话。

这是什么意思?在讽刺么?

秦善面色阴翳,直盯着莫北。而莫北却还是一脸单纯的笑容,叫人看不透。

“我输了。”

在两人僵持之时,一旁的万成轩却是语出惊人。

“万庄主?”司仪不解。这阵势,明明是莫北败下阵来,为何万成轩却要认输?

“他身有旧疾,我胜之不武。”万成轩看了眼莫北,道。

“这,就算如此,庄主为何又要认输呢?”司仪问。

万成轩转身盯着看着他,司仪心里忐忑。难道自己说了什么不中听的话,惹怒这位大人物了?

“一场比试,总有输赢。”万成轩缓缓道。“既然我不能胜他,那便是我输了。”

司仪张大嘴,几乎怀疑自己是听错了,这就是万大庄主认输的缘由?

仅仅因为自己不能战胜对手,就认定自己输了?

“何况如果他可以自如使用内力,我这剑未必还能完好。”万成轩紧了紧手中的长剑,不再多言,退下擂台。

莫北看着他的背影,喃喃道。“这人倒也有点意思。”

秦善看着白捡了一场胜利的莫北。“你还要战?那可以再等下一个人来继续。”

“我都受伤了,你怎么还忍心我继续比试下去。”莫北一脸哀怨。

秦善仿若未闻。“是吗?连万成轩都对你认输了,还有谁能胜你?”

“我受伤了,内伤!”莫北指着自己,一脸悲愤。“现在谁都可以把我打趴下。”

秦善起身,走下擂台。“我看你挺精神的。”

莫北连忙跟在他身后,一个劲地为自己辩白。“我这只是回光返照,你要再不让我休息一下,那可真得一命呜呼。”

见秦善不为所动,莫北索性就紧跟着他。“秦善,你应该懂得不能竭泽而渔,现在把我耗尽了,以后你想用都用不到了。”

秦善停下脚步,回头看他。

莫北赶忙做出一脸真挚的表情。

“下次?”秦善冷笑,突然转移方向,径直走向司仪。

糟、糟了!

莫北看他走的方向,神色大变,暗恨自己不会说话,怎么就这样将心里话给说出来了?按秦善的性格,他是绝对不喜欢被别人看穿。他一脸懊恼,想着难道今天真得命丧擂台?

秦善走到白衣道人面前。

“秦卫堂已经与万刃山庄决出胜负,擂台应该没有必要再守下去。”

已经被一连串突发事件给弄得晕头转向的司仪楞楞道。“的、的确……”

“秦卫堂客卿受伤,我等便先行离去,告辞。”

秦善从那边走回来的时候,莫北还没回神。直到秦大统领从他身边走过,望了他一眼。

“还不走?”

莫北欢呼一声。“我就知道,你舍不得让我带伤应战!嘶……”

因为太过激动牵到了伤口,莫北痛呼一声。

“十四,扶他一把。”

“是!”十四应声,过来搀着莫北。

秦善一个人走在前头,各路江湖人见到他们,都不由自主地让出一条道来。秦大统领只身越过,心情略好。

见到莫北那愁眉苦脸的表情,总比见他那看似爽朗的笑容,让秦善舒坦多了。

莫北,以后还是少笑点为好。

武林大会第一天的比试,以一种奇异的方式落下帷幕。

如日中天的万刃山庄庄主万成轩,竟然败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的小子手里。虽然对于这次比试大家众说纷纭,但是万成轩自甘认输的那一幕,却是无数人看在眼里的。

秦卫堂的出场,万成轩的落败,来历不明的陌生高手。

这一次的武林大会,在某些人眼里,还真是一场好戏。

对于秦善来说,也是一出绝妙的戏。不管江湖人究竟是打得什么主意来邀请秦卫堂,可以光明正大地参与到武林大会中来,秦善可是省事很多。

“统领!”门外有属下轻呼。

秦善招招手,让他进来。

“可有进展?”

“报告统领!我们跟踪那席辰水一路,他的确是如统领所说,四处留下踪迹,现在,万刃山庄的人也注意到了他。”

秦善颔首。“万成轩多疑,在他彻底上钩之前,切勿轻举妄动。”

“是!”黑衣侍卫低头领命。

“统领,属下还有一事相告。”

“说。”

“卫二他们传来消息,谋先生已经从京城动身,正往这边赶来。”

出乎意料的消息,即使是镇定若秦善也不由皱了皱眉。“他来干什么?不是说要调查蝉鸣寺的事情吗?”

“谋先生说,他正是为调查蝉鸣寺一事而来。”黑衣属下顿了顿,忠实地复述原话。“先生还说,他要顺路来看一看热闹,不然总闷在深宫里,一点都不有趣。”

这听着像是稚龄孩童耍脾气的话语,却是出自秦卫堂的谋士之口,秦善无奈地笑了笑。

对方所说的那热闹,他不猜也知道。无非就是最近那只一直缠在自己身边的哈巴狗而已。想起莫北,秦善放在桌面的手指微微收紧。

“我上次吩咐你们去调查的事情,可有结果?”

“属下辜负统领期待。”黑衣侍卫羞愧地低下头。“统领要的消息,我们至今还未查出,那小子的来历实在难以查清,简直就像是凭空出现了这样一个人。”

“凭空出现。”秦善眼眸沉的更深,勾起嘴角。“这世上,哪有这种巧合?”

“这件事情,你们无需再查。”

“统领?”

秦善挥了挥手。“我自有定夺。”

“是。”黑衣侍卫退下。

独留一人的房间里,秦善手轻抚过自己眉间,想起白天莫北说的那句话。

即使我说了,你也不会信我。

莫北啊莫北,你猜对了,我的确没有信你。

可是你既然知道我的心思,又何必直说出来呢?想起对方那灿烂到有些碍眼的笑容,秦善握紧右掌。

他生平最厌恶的,不是背叛,不是欺骗,而是别人以一种高高在上的怜悯态度对待他。这种目光,他十四岁那年痛彻心扉地感受过一次。之后就发誓,绝不会再让任何人轻视自己。

而莫北,他那明知故作的笑容,比十一年前那些人轻视的眼神,还更令秦善憎恶。

那笑容让秦善更加察觉到自己的黑暗,自己所背负的枷锁。那带着笑意接近他的莫北,目的不明的莫北,在引起秦善的戒备的同时,心底更有一种止也止不住的感情——嫉妒。

从十多年前开始,他秦善,就再也不会那么笑了。

在阳光下,笑得那么绚烂夺目。

克制住心内奔涌的暗流,秦善轻舒了一口气。

你不是想要跟着我们吗?那就看看,接下来你还有没有这个命跟下去!

“哎呦,我快死了!”

躺在床上,莫北哀声怨气地叫着。他时不时地打个滚哀鸣几声,然后再看向门口的方向,见没有动静,便叫的更大声了。

“哎呦喂,这内伤好重,不行,我快不行了……”

替他端来药汤十四没好气地望了他一眼,道。“你叫再大声也没用,统领是不会来的。”

莫北惘若未闻,继续悲鸣。

十四看着这个活宝,好笑又好气。

“统领这个时候应该在处理事务,不会有闲心来管你。而再过几天,我看你是忙都忙不过来,更没有时间去骚扰统领了。”

莫北忽的停下来。“忙?谁,我吗?”

十四看着他,把熬好的药粗鲁地塞到莫北手中。

“哎,烫,烫,烫!”

十四一点都不管他,自顾自地找了个椅子坐下。“今天这事之后,你以为你还能得到清闲?”

“今天这事……你是指我比擂的事情?”莫北指着自己的鼻子。“我最后可是吐血倒下来,是很丢人,可也不至于因此名扬江湖吧!”

“比起你吐血,江湖人更在意的,是万成轩对你认输的这件事。堂堂万刃山庄庄主却败在一个野小子手里,今夜过后,想必你的

铅笔小说 23qb.com

<=27目录+书签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