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猎鹰> 第19章 无名谷

第19章 无名谷

秦善也是人,他可不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

当然会有亲人,有师父,有故交。

只不过这些人,不是已经离开人世,就是退隐江湖早已不问世事。眼前的这位白眉客,可以说是仅存的一位认识少年时代的秦善的故人,也是秦善师父的友人。

话题在谈论及秦善师父的时候似乎有片刻僵硬,须臾,像是为了打破这沉默的气氛,秦善笑道。

“白叔千里迢迢来与我叙旧,不会就是为了怀念逝去的师父吧。”

白眉客看了他一眼,叹气。

“善儿,你可知这几年,你实在是招惹了太多的仇人。”

秦善不甚在意。“在其位谋其职,我所做的这一切,也只不过是尽本分而已。”

“本分?秦卫堂?你又何必把自己牵扯进江湖和朝廷的恩怨中,当年我若是把你带走……”

“白叔。”秦善打断他。“进秦卫堂是我自己的选择,若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依然会选择进宫。您大老远地跑来找我,还是说点正事吧。还是说,有些事情不方便在外面相商?”

白莲紧紧握着爷爷的手,有些害怕地看着这个黑衣男人。

虽然爷爷说这个人是故人,但是她却十分害怕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没有生气,没有活力,要不是还有生命,她几乎会以为站在自己面前的只不过是个死人。

“唉……”白眉客轻叹口气。“的确,我此次是有要事找你,还是进屋细谈吧。”

“莲儿。”他转身对自己的孙女道。“你就乖乖找个地方先自己呆着,听话。”

“我可以安排属下腾出一间房让她休息。”秦善道。

他看着这个女孩,按照辈分算的话,她应该算是他子侄辈的。

白莲很懂事地跟在一名秦卫堂侍卫身后离开了,而秦善和白眉客则是进大堂议事。

“不瞒你说,我这次其实是专为你而来。”在只剩下两人独处后,白眉客终于开口。“最近江湖上有些异动,你可知晓?”

秦善微微抿唇。“大略知晓一二。”

白眉客看着这个已非当日少年的秦卫堂统领,又道。“不仅是武林正道,连魔教那边也开始有所行动。而我得到消息,无论是哪边,他们的目的都是在你。”

白眉客说完,紧紧盯着秦善,看他会有何反应。

秦善只是轻扬眉角。“白叔这些消息,又是从哪里得知的?”

“这……自然是有故人相告。”

“我差点忘了,白叔交友甚广。”秦善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可不知又是您的哪一位友人这么好心,愿意将这消息透露给武林公敌秦卫堂统领?”

“善儿!”

白眉客被他那嘲讽的语气所激,也不由高声起来。然而看到秦善毫不示弱的眼神,最终还是放软语气。

“当年你师父的那件事,知情者中,也有几位是心怀愧疚……”

“所以现在想来弥补我?”秦善冷笑。“我倒还要感谢他们这份好意。”

看着犹如披着一层盔甲,不让任何人触碰到他内心的秦善,白眉客终究还是妥协。“不论如何,这消息是真,江湖上有人要对你不利,最近一段时日你还是小心点。”

他放弃了与秦善争执是非对错,而是以长辈的语气真心关怀。

秦善自然听出了这份真挚,语气也不由放缓。“白叔千里迢迢赶来,只为提醒我小心,秦善自然感激。”像是想起什么,他又道。“善儿这里有一疑问,还想请教白叔。”

他这自称的改变,似乎也影响力白眉客的态度,这位白须老人脸色宽缓许多,和蔼问道。“何事?”

“在白叔的故交好友中,可有人认识一个名叫莫北或者相近似的名字的人?”

秦善的话刚一出口,白眉客的脸色陡然大变。

“莫北?你认识那人?他相貌如何,年龄呢?”

秦善道。“我只是偶然结识这人,他自称为莫北,年约二十一二,外貌俊朗,似乎身有内伤。”

“是了,是了!一定就是他。”白眉客神色激动,连忙问秦善。“那他现在人在何处,和你可还有联系?”

秦善沉着一会。“他日前已独自离去,未有联络。”

“善儿。”白眉客神色严肃。“这人,你还是少和他打交道为好。”

收在袖中的手指轻微地抽动了一下,秦善面不改色地询问。“白叔既有此说,可是认识他?”

“不,我只知道有这么一个人。”白眉客捻须缓缓道来。“他真名不叫莫北,而是颜漠北,你可知他是何人?说起来,这还和无名谷有关。”

“无名谷?”秦善神色一动。

“无名谷数月前出了一件大事。谷内一辈分极高的弟子打伤谷主出逃,无名谷正派其他几位弟子追杀。这件事,江湖上也只有寥寥数人知道。而这名出逃弟子就叫颜漠北,听说原本在谷内就是一个桀骜不驯的人物。善儿,现在正值多事之秋,你还是不要和这人有何瓜葛为好。否则,惹上了无名谷,便是如你也吃不消啊。”

武林圣地无名谷,三百年来,出了十一位位武艺冠绝江湖的宗师,也就是俗称的天下第一。从初代谷主开始,无名谷便奉行隐居独行的态度,甚少在江湖行走。因此对于大多数江湖人来说,这无名谷是一个神秘之极,也是令人敬仰之极的地方。

没想到,莫北竟然是无名谷出身。不,该称他为颜漠北了。

对于白眉客的警告,秦善只道。“白叔,这件事我自有分寸,不劳您费心了。”

他想,难怪莫北前几日会连夜出逃,估计是在武林大会上声名显扬之后怕被谷内弟子找上门来,这才着急离开。只不过,这追杀是真是假,还有待考证。

秦善嘴角掀起。无论真假,既然这莫北身份如此特殊,对于他来说,不失为多了一副好牌。

白眉客看他一副深有考量的模样,明显不会把自己的劝告听进去,只能无声一叹。

而此时,话题人物颜漠北,又在何处呢?

“还敢给我偷懒!”

后腰被人一踹,在米店打工的年轻人被踢了个踉跄。

“快给我去干活!”

五大三粗,长得像猪肉店杀猪的米店老板横眉竖目道。

被踹的短工扶着腰站起来,抱怨道。“老板,我只是休息一会嘛。”

“休息!个个都像你这样偷懒,谁有饭吃啊?干活!”

“是,是。”

从墙角站起身来,被奴役的短工伸着懒腰,去后仓库搬运米粮。他抬头看了看天色,艳阳高照,百里晴天。按时间算,今天应该是武林大会的最后一天了,那个人,现在在干什么呢?

是一脸冰霜地看那些江湖人比斗,还是在暗暗和谁较劲呢?想起心中的那个人,他嘴角就不由浮现一抹微笑。

“喂,颜北!”附近的一个麻子搬运工凑了上来。“我说你一个外乡人,没事大老远地跑到北方来干什么?看你这年龄,应该也娶妻了吧。”

颜北眯眼笑道。“恩,是啊,娶了娶了。”

“那你老婆一个人在家,你就不担心他红杏出墙?”

“这个嘛。”颜北郑重其事地想了想。“我想我家那位,应该不会随便对别的男人感兴趣。”

“呦,这么有自信啊?”

颜北无声一笑。

当然有自信,这样欲擒故纵,又来历不明,最后还离奇出走。秦善现在对他一定是充满了探知欲,应该是在想着怎样最好地利用自己吧。

自己这一招实在是高明,最好让那秦善一天到晚就这能想着自己。哈哈,哈哈哈哈。

麻子脸看着莫名其妙一个人傻笑起来的颜北,无奈地摇了摇头。

这人,想媳妇都想疯了。

晚上,颜漠北收拾收拾,回到一个破旧小院休息。他化名颜北在这里打短工,已经快有五天时间。

在这座离洛安不远的小镇,颜漠北奉行着大隐隐于市的做法,就此扎根躲藏起来。他想自己那些师兄师姐师弟师妹们,总不会想到,在谷内连手指都懒得动一下的颜漠北,竟然会帮别人打短工吧!

这样一来,就没有人会想到在这种闹市店铺查找了。

能躲一天是一天,在内伤没完全恢复以前,还是不要和谷内的那些家伙碰面为好。要是被他们逮到了,一定会毫不留情地群殴上来。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颜漠北现在有点开始反省,往日里自己在谷内是不是有点太嚣张,如今才会引起众怒?

他借着窗外月色,有些无聊地把玩着手中的小草蚱蜢。

“秦善啊秦善,你究竟什么时候才会追上来?”

不然这一出戏,他一个人演的可不尽兴。

铅笔小说 23qb.com

<=28目录+书签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