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猎鹰> 第22章 墓地

第22章 墓地

“来,不来,来,不来。”

一座荒芜的小山头上,一个大男人正手拿着一朵小白花,重复着这两个词。

等到他手里的花瓣只剩下最后一瓣时,男人欢呼地跳起来。

“来!我就知道他一定会来!”

“呵,我一直觉得小哥你很有趣,没想到竟然比我想象中的还有趣。”一个轻笑着的女声传来。

颜漠北回头望去,只见绝红莲仍旧是一身标志性地红衣,正莲步轻移向这边走来。

“秦善已经为你对外放出通告,没想到你这个美人,比我想象中的还有用呢?”绝红莲伸出手,又想去挑颜漠北的下巴。

却被他轻轻躲过。

“说笑,他不来的话,欠我的那十几只叫花鸡怎么办?喂,你们还没说,要把我在这里关到什么时候?”

绝红莲看着他这副急躁的模样,掩嘴轻笑,同时心底也去掉一丝疑惑。刚才想要触碰这人时,他眼中那抹阴霾,应该是自己看错了吧。

“秦善既然已经说要亲自来寻你,那么离你重获自由之日也不远了。”绝红莲收敛表情。“跟我来吧,今日,教主想要见一见你。”

“见我?!”颜漠北指着自己的鼻子。

魔教教主?他想要见自己?

“等等!我不去,死也不去!”抱着一边的突树干,颜漠北誓死不从。

“怎么?请你去做客又不是上刑场,何必这样拒绝?”绝红莲有点不满道。

“你们那教主,神龙见首不见尾,谁都没有见过他的真容。为何偏偏要选择见我?见了他我还有命回去吗?不见!”

“小聪明。”绝红莲见他这模样,低笑一声。“放心吧,教主感兴趣的,可不是你。”

“哎?”颜漠北回头。

“他只是想要见一见,能够让秦善破例的究竟是怎样的人而已,教主和我一样,只对那位统领大人有兴趣哦。”绝红莲道。

“他……他对秦善有兴趣?”

绝红莲点头承认,又问。“那你是去还是不去?若是不去的话,也不用勉……”

“去!当然去!”颜漠北立马翻身而起。

怎么可能不去?一切对秦善有未知企图的人,都是他的大敌,为了试探敌情,就算明知前面是刀山火海他也得亲自去闯不可!

就在颜漠北踏上一去不回之路时,秦善和秦卫堂的人也正准备出发。同时,他们还带上了被谋先生成为无名谷二弟子的藏风。

这位无名谷弟子,在被秦卫堂带回去的当晚就醒了过来,可是自那以来就一直没有开口说话。

他似乎也是知道自己的处境,对于周围的秦卫堂侍卫采取忽视态度,完全处于封闭状态。见这模样,秦善知道即使行刑,也不会从这人嘴里套到些什么,所以这几天也就一直放着他不管。

直到临出发,他才亲自进去看押藏风的那间房。

推开门,在昏暗的房间内,秦善可以看到被绑在墙边的一个人影——那就是颜漠北的师兄?

他走进几步,正准备细看。

那人却猛地抬起头来,直直瞪向秦善。

“就是你拐走了我师弟?!”

“……”

秦善走前两步,弯下身看着他。

“你师弟?”

藏风盯着他,似乎要看穿他面具下的心思。“他被你们秦卫堂拐去做客卿,难道不是你干的好事?”

“你是说颜漠北。”秦善颔首。“不过,他与秦卫堂的关系,与你有何干?若是我没记错,无名谷已经对他下了追缉令,你们现在应该是反目成仇。”

“即使那小子是师门不幸,也应该由无名谷自己处理,轮不到外人去管。”藏风冷哼一声。

“是吗?”秦善绕着藏风转了一圈,脚步轻踱。“我倒也不想管那小子的事,只是现在却有一件事非做不可。颜漠北被魔教的人带走,这件事,你可知道?”

藏风闷声不语,就是在他面前被带走的,他能不知道?说起来,一想起那个魔教女人笑得猖狂的模样,他就一肚子的气。而堂堂无名谷二弟子竟然败在迷药手里,要是被师父知道的话,还不知会被怎么训斥呢。

秦善默默打量他的表情,轻笑一声。

“魔教故意找秦卫堂的麻烦,而正巧我也有事找他们。所以这一次即使不是为了颜漠北,也比去不可。你呢?”

藏风不解,抬头看他。

秦善低下头,凑在藏风耳边,轻声道。“你是——继续留在这里被当做牲畜一样圈养着,还是选择和我们一起去寻你师弟。找到他之后,可以任由你处置。”

藏风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秦卫堂有这么好说话?

“去,还是不去。”秦善站起身,也不多做解释,只是望向藏风待他回答。

过了片刻,屋内响起一个咬牙切齿的声音。

“我去!”

屋外的侍卫们都看到,半盏茶时间前,统领独自一人进屋,半盏茶之后,他是带了一个人出来。看着那个心有不甘,却还只能默默跟在统领身后的无名谷弟子。黑衣侍卫们都暗暗叫好,叫你装,再怎样也逃不过统领的手掌心吧。

“你跟着我。”秦善走过门口等着的大部队,走到一边属下,牵起马缰。

藏风看了看身后,还在整装的秦卫堂侍卫们。怎么,难道不是一起出发吗?

秦善看出了他的心思,对他指了指另一匹马。

“我们两人先行一步,他们稍后再去。”

为什么要选择和一个外人单独行动?藏风翻身上马,狐疑地看着身前的秦善。这个人,究竟是怎样想的,竟然会选择和自己独处,他就不怕我对他不利?

不,在这之前,他声称会在事后将颜漠北交还给无名谷,这就很可疑。

秦善会这么好心,帮别人做白工?

“驾——!”

一甩马缰,秦善已经骑着坐骑先行一步,藏风见状也只能抛出脑中诸多思绪,紧跟在他身后。

两人一路向东而行,向传说中的魔教总舵所在雁荡山而去。一路上,两人很少休息,有时候索性就是在野外随便寻个避风处就躺下了,天一亮,又快马加鞭而行。

这一路上,藏风见秦善衣食住行都是捡最方便的而用,唯独对待他那一匹坐骑倒是很细心,都是选的上好的饲料喂养。他当然不知道,这是因为全天下只有这一匹马愿意驮秦善,秦统领当然要悉心照料不可。

“等等!”又是一夜风餐露宿,藏风实在是忍不住问道。“为什么要这么急着赶路,我们两个,即使先到一步也无法得知魔教总部的具体位置吧。”

骑在前方的秦善放慢速度,回过头来看他。

“谁说是为了去魔教?”

“啊?”藏风不敢置信,敢情他们赶了这一路,难道不是去魔教?不对啊,看着方向的确是去雁荡山。

秦善又来了一句。“即使去雁荡山,也未必失去找颜漠北。”

说完,就不再理会藏风,自行赶路。

可怜的无名谷二弟子跟在秦统领身后,一路狼狈地急赶慢赶,终于在五日后,两人抵达了雁荡山下的小镇。

秦善一进镇,首先是找了家客栈安顿好自己的坐骑,随后对藏风道。

“我要离开一日,这几天你自己待在这里。”

“等一下。”看着人也不解释,说完就想走。藏风连忙喊住他。“你就不怕我跑了?或者抢先去魔教把颜漠北带走?”

秦善转过身来,眯起眸打量着他。

“如果你有这个本事。”

言罢,挥开衣袖即走,丝毫也不理会身后被气得无语的藏风。

可怜的二师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在这人生地不熟的魔教总部为了安全起见,他还是老实地待在镇内等秦善回来。

而话说秦善,他一路疾驰,只是为了在腊月廿八这天感到雁荡山脚下而已。

腊月廿八,是他师父的忌日。而他师父,就埋在这雁荡山的某处。

去镇上买了些酒,趁着月色,秦善一人独自上山。

在这大山深处寻找一块墓碑并不是简单的事情,但是对于年年都会来祭祀,并早已把墓地牢牢记在心中的秦善来说,这条路,实在是太过熟悉——熟悉得就像回家的路一样。

曾经,有师父在的地方对他来说就是家。而现在,师父化作黄土被埋在这深山野林,秦善也早已无家可归。

雁荡山地势复杂,高低不齐,即使是以秦善的功力,也是在两个时辰后才抵达目的地。

而当他到的时候,目前已经站了一个人。那人一袭暗红衣裳,肩宽体高,从背影看也十分不可令人小觑。

此时正是黎明时分,

铅笔小说 23qb.com

<=28目录+书签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