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猎鹰> 第23章 见面

第23章 见面

秦善望着墓碑,不说话。

站在他身后,穿着暗红衣裳的男子看着秦善的背影,轻轻走近几步。

“今年,你本来是不是不打算来了?”

秦善道。“即使今年不来,我往后也会来。”

“是吗?那为何偏偏今年不愿来?”

秦统领抬头看他。“因为有很多事。”

“很多事?”

“杀人的事。”秦善道了一句。

身后的男人却低声笑起来。“杀人的事,你哪一天不在做?我又哪一天没有做?”

“这一次不一样。”秦善道。

“为何?”

“不是我杀了他们,便是他们杀了我。”

秦善站起身来,扔开手中的酒葫芦。“这是最后一次机会。”

“那你如果死了,以后便不会再来。刚才那句话岂不是骗我?”称秦善为师兄的男人如此道。

“我不会死。”

黎明已过,阳光肆虐地从林叶间洒落。秦善沐浴在一片朝阳中,一字一句道。

“我不会输,也不会死。”

他转身不再看身后的墓碑一眼,走下山。

而另一人只是看着秦善离去的背影,久久没有言语。

藏风在山脚下等了很久,在天亮以后选了间茶馆走了进去。他想,在这里总能听到最新的消息,不至于无所事事地等秦善回来。然而这一趟茶馆之行却让他有点失望,或许是在雁荡山脚下,这里没有人敢大声议论魔教。

藏风听了半天,也无非都是一些家长里短的事情,或者是江湖上其他的小道消息。不过在这之中倒也有值得一提的事情,万刃山庄庄主前几日闭关了,似乎是在输给那个来历不明的小子后打算好好锻造自己一番。

江湖上颇为热闹地议论着这件事,而清楚事情真相的藏风只是冷笑一声。

万成轩输给颜漠北?这两人有没有真的打一场还是另一回事。

藏风记得第一次在无名谷见到万成轩的时候,只有这个小子对颜漠北的恶作剧无动于衷。也只有他,对于之前还嬉皮笑脸,片刻后就翻脸不认人的颜漠北一点都不感到奇怪。

自那以后,这两人就成了关系深厚的至交——最起码在外人看来是这么回事。

颜漠北的古怪脾气在谷内是出了名的。

他高兴的时候,可以对人非常好,把那人照顾的无微不至。而他不高兴的时候,却是谁都不理,堪比万成轩冷漠的性格。

最重要的一点是,谁都不知道颜漠北什么时候开心,什么时候会不开心。也许这个小子上一秒还在和你嬉笑,一眨眼又对你冷面相向。这种差别对待,对于正常人来说都会难以接受。

尤其是对于那些之前还被颜漠北捧在掌心,下一刻却被他不屑一顾的那些人来说,是很残酷的一件事。

藏风一直弄不清楚,颜漠北的喜怒究竟是以什么为转变,他一度认为世上没有谁能够真正了解这个家伙。

直到这次事件颜漠北出谷以后,才发现世上竟然还有那样一人,让颜漠北始终笑脸相迎,这难道不是最奇怪的事情吗?

担任了十多年的二师兄,藏风都没有享受过哪怕是一天都见到颜漠北好脸色的这种待遇。而某些人,却一直被颜漠北倒贴却还不自知。说藏风心里不吃味,怎么可能?

所以才会在和秦善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说出那句话来。

藏风现在想想,都觉得那时候自己太过激动了。

“看,那帮人是不是……”

茶馆内突然寂静了一下,随即响起阵阵窃窃私语。藏风被这种异常给惊动,回过神来。他抬头望去,这才发现了引起骚动的来源。

十几名服饰整齐的黑衣侍卫正聚在茶馆门口,翻身下马后,这些人向茶馆走来。

在这个特殊时刻,在这个特殊的地点,骤然看见许多名统一黑色服饰的侍卫,只会让人们联想到一种可能——秦卫堂。

“那些是秦卫堂的人吗?他们果然来这里了。”

藏风听见周边的人窃窃私语。

“敢这样和魔教较量的,也只有秦卫堂了吧,毕竟他们有朝廷在后支撑。”

“哪一个是秦善?”

“我觉得是右边带头的那个,一看就很有气势。”

“不会太年轻了吗?我觉得那个三十多岁的应该就是秦善。”

听着这些人没头绪地议论着,藏风心里好笑。这里面哪一个都不是秦善,正主早在天黑之前就上山去了。

“怎么就你一个人在这里?”一名黑衣侍卫走过来询问。

藏风认得他,好像是被秦善称为卫七的一名侍卫,也是附近群众们热议的“秦善备选人之一”。

虽然不太喜欢被秦卫堂的人这样直呼姓名,但是总不能让这些朝廷出身的家伙们称呼他为少侠或侠士吧?

被秦卫堂的侍卫成为某某少侠,被这些少侠侠女杀手们这样称呼,光是想想就会起一身鸡皮疙瘩。

相较起来,还是直呼姓名为好。

“他天亮前就上山去了,不知道去哪?”藏风耸肩道。

侍卫们疑惑地对望着,似乎也对统领突然的不见踪迹而感到毫无头绪。藏风默默看在眼里,看来,即使是秦卫堂的人也不知道秦善去干吗了。秦善瞒着这么多人出去,究竟所为何事?

有时间,还是好好调查一番为好。

藏风正如此计算着,突然听见旁边某个缺心眼的一声惊呼。

“我懂了,那个坐在那里喝茶的人就是秦善!看,他也是使剑的!”

“噗——!”藏风一口茶喷出嘴。

“对啊,你看那群侍卫都站着只有他一个人坐着,这人地位看来不一般,的确很可能就是秦善。”有人附和道。

越来越多的人都认同这个观点,都认为和秦卫堂侍卫们谈话的藏风就是秦善。

藏二师兄内心郁闷的快要吐血,但又不知道该怎么辩解,总不能大吼一声站起来说我不是秦善吧!

他抬头看那些侍卫们,见他们都是一脸木然,似乎对于周围的议论不为所动。

等等!那是怎么回事?他刚才在那个卫七眼中看到了一闪而逝的调笑,是眼花吗?

谣言止于智者,可惜在场的侠士们似乎没有几个脑袋聪明的,就在周围都认定了藏风就是秦善的时候,正主姗姗来迟。

秦卫堂侍卫们比藏风更早一步发现秦善的到来。

“统领!”一声整齐的呼喊,才让二师兄注意到正主已经回来了。

似乎是刚刚才从山林间走出,秦善的额发和衣服上都沾着一些露珠。不过他像是没有注意到这些,掸都没有去掸一下。

“统领。”

卫七走出队列禀告道。

“之前调派的人马已经全部到齐,除了十四,他在半路上被谋先生带走,还不知去向。”

秦善点了点头,对于这点不以为怪。

“出发吧。”

秦统领一声令下,所有黑衣侍卫步伐一致地走出茶馆,跨上马。他们对于秦善的命令没有一丝质疑,秦善也不准备去解释自己不见的这段时间的去向。

侍卫们只是最简单地服从命令。

齐整,严肃,和江湖人完全不同。

那是和潇洒恣意的江湖氛围格格不入的另外一种气息,没有自由,只有服从,却多了一丝义无反顾和忠诚。这是个没有自我的地方,所有人只以秦善一个人的意志为命令。

但不知为何,这样的气氛却有一种格外蛊惑人的魅力。

忠诚的属下,冷酷下令的统领。像是一把坚硬不催的铁剑,让人感觉到它的锋芒。

即使是藏风也在不知不觉间被感染了,等他回过神来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和黑衣侍卫们一样跟在秦善身后。

“去魔教。”秦善骑马在前。

衣衫上的晨露早被风吹去,而随风带起的碎发,却是遮不住那双一往无前的眼。仿佛即使知道身前有再多的陷阱和阻碍,他也会义无反顾地前进。

这样一个人你真能拿得下吗,漠北?藏风望着秦善的背影,无声询问。

颜漠北?颜漠北此刻还被关在魔教教主门外。他已经在门外等了整整两天了,却还是没有见到这位教主的影子。

“不是让我来见他吗?人不在啊?”他无奈地向绝红莲摊手。“你们唬弄我呢?”

“只是让你来等教主,又没有说立刻能见面。”绝红莲哼了一声。“教主说要见你,自然不会违约,你稍等片刻便是。”

于是莫北只能继续等第三日,直到这天的太阳升到老高,他才看见远处走来的一个人影。

“教主!”绝红莲老远就认出人

铅笔小说 23qb.com

<=28目录+书签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