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猎鹰> 第27章 算计

第27章 算计

“你师父?”颜漠北故作镇定地笑道。“既然是你师父,为何会埋在雁荡山?难不成你和魔教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

“我说有,你信不信?”秦善望向他。

颜漠北愣了一会,才道。

“我不信!”

“为什么?”

“如果你和魔教有关系,柳寒会这么狠心把你推下山崖,还处处和你作对?”颜漠北摇头道。“我看这位教主不像是为了掩人耳目才推你下悬崖,这有什么好处吗?”

秦善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他又问道:“或许柳寒那么做是故意的,他知道我跌下山崖不一定会死,也知道你一定会救我。也或许这只是我和他设计的对你的一场试探。如果是这样,你会后悔吗?”

“后悔什么?”颜漠北明知故问。

“后悔……救了我。”

秦善刚说完,颜漠北就捧腹而笑。“若你和柳寒真是有勾结,那这躺他背着你算计你,岂不是吃不了兜子走?那家伙最后狠狠推了我一把,他要是落在你手里可是大快人心。”

秦善盯着他看,这人是不是搞不清楚事情的重点。秦卫堂要真和魔教联手的话,哪会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颜漠北是真不清楚,还是假作不知?

“况且——”颜漠北顿了顿,继续道:“即使真的是被你们算计,我当时也会跳下来。”

秦善瞥他一眼。“你没脑子么?”

“这可是一片真心。”颜漠北委屈道:“要不是我及时抱住你,怎么能发现你经脉被他封住了。要是再晚一步,你掉下崖后谁来的及救?我现在只庆幸当时第一时间拉住了你。至于是不是被算计,倒不是很介意。”

颜漠北道:“要是哪天真被你送入虎口,那也只能怪我自己。”

秦善听他这一句话,倒是有些好奇。“你不会怨我?”

颜漠北嘿嘿而笑,“被人算计,是中计的人没本事。能够成功陷害到别人,那是使计谋的人有本事,这能怪谁?”

看着颜漠北如此大义凛然地说出这一番怪论,秦善终于能够理解平日里无名谷众弟子们的痛苦。想必往日在无名谷内,颜漠北就是使用这一套理论,问心无愧地去欺负同门师兄妹们。

想起无名谷,倒让秦善记起一个人来。

“藏风,可是你的二师兄?”

“是。等等,为何在此时提起他来?”

秦善接口道:“因为正在此刻,你的那位师兄就在崖顶等你。我与他商议好,一旦找到你就把你交还给无名谷。”

颜漠北瞪大了眼睛,一副遭抛弃的可怜眼神看向秦善。

秦统领嘴角微抽搐,反问道:“刚才是谁说算计和被算计,都是个凭本事来着?”

“话是这么说,可这情况不一样。”颜漠北大力摇头。“这时候送我回谷不等于让我去送死?”

“我看倒未必。”秦善侧头看了他一眼,嘴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留在我这里,对于你来说才有可能会送命。”

他说完这句话,从墓碑边站起身来。这时候小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秦善转身走回山洞。

颜漠北拐着一只脚,一蹦一跳地跟在他身后。

“什么意思?为什么跟在你身边就会送命了?”

秦善不理睬他。

“就算送命,也是我乐意的。”

秦统领拿这个锲而不舍的尾随者十分没有办法,只能选择无视。而颜漠北继续在他身后唠唠叨叨。

“对了,你还没告诉我,那墓里究竟是不是你师父?”

“我猜你是骗我,江湖上从没有人知道你有师父。他们都说秦善是从小在宫里训练,十四岁才出来历练。”

十四岁,秦善停住脚步。那一年对于他来说,的确是个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却不像外人所想的那样。

颜漠北见他停下来,以为秦善会对自己说些什么,眼巴巴地等待着。可是秦统领只是留给他一个冷漠的背影,又继续前进。

“哎,你等我!”拖着一身的伤势,颜漠北辛苦地追赶。

“苦命矣,我奋不顾身地去救人一命,最后还落得一个被冷落的下场。”眼看秦善越走越远,颜漠北索性就在原地自暴自弃地悲叹起来。“好人不长命,祸害留千年。早知如此我还是做一个祸害算了,哪用像现在这样吃力不讨好。”

愁眉苦脸的叹着气,颜漠北眼前突然出现一双熟悉的靴子。

“闭嘴!”秦善冷着脸,伸出手扶着一瘸一拐的颜漠北。

“我就知道你不会舍得——”颜漠北兴奋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又被统领大人冷冷打断。

“再多说一个字,就把你扔在这。”

于是乎,无名谷叛逃弟子紧紧地闭上嘴,同时还自以为不引人注意地,悄悄地把重心向秦善那边压去。

秦善忍着头上直冒的青筋,把使诈的颜漠北扶稳。

两人这样半托半扶回到山洞,却遇到了意料之外的人。

“统领!”那人一看见秦善便飞奔过来,屈膝跪在秦善身前。

“属下保护不周!请统领责罚!”

“十三,怎么就你一个人在这里?”秦善看着突然出现在山洞前的卫十三,皱眉道。

“禀告统领!在得知你意外坠崖后,属下就和其他侍卫在山下搜寻。”

将“意外”这两个字咬得格外重音,卫十三道:“但是昨晚突降暴雨,山洪阻断了道路。只有属下一人仗着轻功稍好寻到这里来,属下发现这山洞内有灰烬,想是统领夜宿过。所以在此等候。”

“其他人呢?”

“其余侍卫在魔教协助下疏通山路,最早明日才能赶来。”

还要再等一天。秦善心有不耐,但是他也清楚雁荡山的险峻山势,在山洪过后尤其不是那么好过人的。

虽然不满各项事务又被耽搁了一天,但是总算有十三赶过来,一些杂事也就可以交给他处理了。秦善首先把第一项杂事——还挂在他肩膀上的颜漠北交给了卫十三。

十三眼疾手快,接过了缠在秦善身上的颜漠北。看这迅速的动作,估计他早就想帮自家统领接过这个包袱了。

颜漠北不甚情愿地交换了“勾搭”的对象,他觉得这亲密接触实在太过短暂,还不够他回味。

三人进入山洞后,雨势又大了起来。为了防止外面的积水流进山洞,十三在洞门口铺了些碎石树枝阻挡。

“统领,请在这里休息。”不知从哪里带来一块干净的布,十三铺平在地上。

秦善坐了过去。

“外面情况如何?”

“知道您出事后,卫七控制住弟兄们的情绪,没有和魔教发生太大冲突。”十三道。“之后就一直在寻找您。”

没有发生太大的冲突,就是说还是发生过冲突了。秦善听出句中意思,也不多问。他知道以秦卫堂向来的行事手段,能忍耐到这一步已经实属不易。

“魔教教主说,我们可以带走颜漠北。”

柳寒总算还识相,秦善心里哼了一声。不过他上去以后,找个机会还是得和这个师弟好好促膝长谈一番。这些年,魔教行事手段越来越偏激,不知道柳寒究竟是在打什么算盘。

“藏风还在上面吗?”秦善又想到了另一个问题。

一直以来努力想减少自己存在感的颜漠北,听见这问题连忙竖起耳朵。

“是的,他听说魔教愿意放人后,就一直在等统领你回去,说您已经答应好他条件。”

颜漠北有些紧张起来,专注地盯着秦善看,像是生怕错过他一丝表情。

秦善心底微悦,表面却不动声色。“这事回去再议。”

“是!”

“等等!不能回去再议,现在就做决定不行吗?”颜漠北忍不住求情道。“只要你答应不把我交到二师兄手里,把我卖给秦卫堂做牛做马都行!”

“做牛做马?秦卫堂的牛马足够多了。”秦善冷笑。“而且我可不能指望一个曾经半夜遁逃的人,能够做出什么守约的承诺。”

“那随你开一个条件。”豁出去一般,颜漠北道。“只要力所能及,我都可以答应。”

“有何凭证?”秦善望他。

“不需要凭证,日后我若有违背,你就直接将我交到无名谷。”颜漠北还想拍着胸脯保证,但一不小心碰到伤口,狼狈地咳嗽了几声。

“反正主动权也是在你手中,你说如何就如何。”

秦善几乎就等他这句话。

“好!那你要答应我完成三件事。我可以保证,这些事全在你能力范围内。”

“哪三件?”颜漠北有些紧张地问道。

“第一件……”秦

铅笔小说 23qb.com

<=28目录+书签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