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猎鹰> 第28章 第一约

第28章 第一约

又过了一晚,这山间的洪水总算是平息下去。

秦善和十三出门查探了一番,确认已经可以离开。

“统领,估计卫七他们不久就能循着记号赶来。我们是在此等候,还是先动身?”

秦善想了想,道:“先等会。”

一旁有些紧张的颜漠北立时松了口气,他身上的伤可还没见好转,可经不起山间泥泞小路的折腾。

卫十三不由瞪了他一眼,若在平时,统领肯定不会干坐在这里等待救援,都是这小子拖了后腿!

颜漠北却把十三那刀刮般的眼神抛之脑后,自得其乐地坐在山洞一角。

“对了,秦善,成为你的人以后,要和他们一样称呼你为首领吗?”他像是想到什么,问道。

“随你。”

“那成为你的人后,我平日里需要做些什么?”

“自等吩咐。”

“那成……”

“闭嘴。”秦善忍不住呵斥他。这小子张口闭口你的人,我的人。居心叵测,让他很不耐烦。

颜漠北嘿嘿笑了两声,也不再特意没话找话说,乖乖地待在一旁等待来援。

果然如十三所说,未等多久,就看到了秦卫堂的大批人马。

“统领!”

领头的是颜漠北曾经见过的卫七,这个秦卫堂侍卫中唯一一个会偶尔对颜漠北笑一笑的侍卫,此时正一脸紧张地向这边奔来。

“统领可有受伤。”

“一些小擦伤而已。”

“统领这几日受苦了,是属下等保护不周。请统领责罚!”

又来了。颜漠北站在一旁不耐烦地想着,似乎每个赶来的秦卫堂侍卫见到秦善第一句都是说的这句话。责罚,责罚,好像他们一天不被秦善痛殴一顿就浑身不舒坦似的。

卫七突然抬起头,不冷不热地看了颜漠北一眼。

颜漠北心中一惊,面上讪讪笑着,心里不敢再多想。

“这并非你们的过错。”秦善打量了一下前来迎接的秦卫堂众人。“所有人可都到齐。”

“禀统领,除了在山下等待的人马,秦卫堂侍卫全都在此。”卫七想了想,又道:“那位无名谷二弟子,现在正在山上。”

秦善点了点头,深黑的眸子掠过一道暗芒,叫外人看不出他在想着什么。

空阔的山洞外寂静了许久,才听见他对一众属下下令:“所有人立即动身,离开此地。传讯山下的人,也立马出发。”

“是!”

秦卫堂的侍卫对于秦善的命令向来没有异议,立刻执行。

秦善安排了两个侍卫带着颜漠北下山,自己则是拒绝了其他侍卫的相助,独自出发。

直到一行人风风火火地离开雁荡山,离开山下小镇,远离魔教总部所辖区域。赶了两天两夜的路,秦善才允许停下休息片刻。

这天休息的时候,颜漠北才有空将闷了两天的疑惑问出来。

“为什么这么急着走?”

秦善瞥他一眼。“目的已达成,为何还要停留?”

目的?颜漠北转眼一想,秦善这次上魔教不就是为了他。现在他都已经答应替秦卫堂做牛做马了,秦善自然没有再留在魔教的必要。而且这样不辞而别,也不用担心二师兄在后面紧追不舍,岂不是两全其美?

这样一想,他心里就莫名高兴起来。

不过这开心还没多久,就被秦善冷冷地打断了。

“可还记得我要你做的三件事?”

“……当然记得。”

“好!那我现在就要你做这第一件。”秦善拍了拍手,门外卫七走了进来,手上还托着一个小盒。

颜漠北紧紧地盯着那个小盒,想着里面会是什么。是一件索某人项上头的密令?还是……

未等他多想,秦善已经接过盒子,打开。他从盒中拿出一个深色的小瓶,放在手里晃了晃,似乎是在掂量什么。

颜漠北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僵住了,“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

“哦?告诉我你是怎么想的。”秦善饶有兴致地看向他。

颜漠北道:“自古以来通俗异传里都有这样的故事,胸有抱负的主人公受人所迫,被逼服下毒药。即使我侥幸担了个主人公的名分,你也不会做这样庸俗的事情吧?”

“庸俗?”

“用毒药控制一个人的忠心,难道不是件最愚蠢的事情吗?”颜漠北眨巴着大眼睛看向秦善,像是在宣布不会相信他会做如此“愚蠢的事情”。

秦善勾了勾嘴角,“不过,这却是让人听从自己命令最有效的方法。”

他这句话似乎就已经在暗示着什么了,颜漠北睁大眼,看着他把小瓶打开,倒出一枚深黑色的小药丸。

“毒药?”

“不,补药。”秦善微笑。“宫廷秘方,使用可延年益寿,保养容颜,一般是宫中妃子所用。”

颜漠北的脸色有些古怪,“你给我用妃子用的药?”

“自然有所不同。”秦善道:“这药丸里额外加了些药材,对习武之人来说,长久服用可有强身健体之效。但是——”秦统领笑了笑,在颜漠北紧张的目光注视下,道出下文。

“一旦停药,七日内必七窍流血而亡。”

颜漠北此时已经知道是躲不掉了,他接过秦善手中的黑色小药丸。“这就是你要我做的第一件事?”

迎着那明亮的眸子,秦善毫不躲闪,颔首。“是。”

颜漠北对着他笑了笑,把药丸扔进嘴中,一吞而尽。

“我吃下去了。”他看着秦善道。

秦善点头。

“那我走了。等你什么时候想起我,或者想要我做第二件事的时候,再来找我。”说罢,也不待秦善有所回应,推门而出。

直到确定颜漠北已经走远,一直在旁边待命的卫七才有些忧虑地道:“统领又何必如此。依那颜漠北的心思,即使您不对他用药,他也未必会反抗您的命令。而这样一来,岂不是激起他的反心?”

看颜漠北刚才那异于往常头也不回的模样就知道,他心里对秦善或多或少是有了芥蒂。

秦善微微侧头,看着他的属下。

“他的心思,你又能猜得准?”

“统领?”

“我也不能看透他心底究竟在想些什么。”凝眸望着窗外,秦善缓缓道:“比起去揣测他的心思,这样才轻松了许多。”

只有用三约的第一约命令颜漠北用下药,才不会怕他作假。

是夜,月明高照。颜漠北独立住在一个小偏院,似乎是不怕他逃走,这次偏院几乎没有安排侍卫守卫。

颜漠北毫无睡意,一个人坐在窗前对酒赏月,一个个空坛子倒在他脚下,不过饮酒之人却一点醉意都没有。

“呵,是谁家的姑娘,惹得我们颜少侠对月相思?”

月夜中,一个带着笑意的声音远远传来,只片刻,声音的主人已经出现在小院中。

一个坛子破空而去,不速之客轻松地接过,也饮了一口。

“怎么,心情不好?”

“废话。”颜漠北斜了他一眼,“你们敢出现在这,不怕秦卫堂的人发现你?”

来人笑笑,“以前是不敢,不过今晚倒是不一样。”他说着,四处望了望。“这边似乎没什么守卫,他们已经这么信任你了?”

颜漠北嗤笑一声,“算是‘信任’吧。”

听出他话音里的萧条和自嘲,来人脸色一变,“发生什么事了?”

颜漠北却是不顾他的脸色,自顾自地饮酒,像是低语般喃喃:“秦善啊,秦善这个人,他从来不信任别人!从来都不!”呵呵一笑,他又拿起酒坛畅饮。

“发什么酒疯?”来人皱眉道。

“酒疯?呵呵,师兄,你若是吃了像我这样,未必会好多少。”

来人身份大白,正是颜漠北躲之不及的藏风。只是此刻这两人相处的模样,一点都没有一个在跑一个在追的紧迫感。

“秦善让我吃了一个药丸。”颜漠北淡淡道,像是在说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藏风不以为意地笑了,“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他让你吃你就吃了,你小子,狡猾着呢,药丸藏起来了吧。”

“没,真吃了。”

“恩恩,我就知道……你说什么!?”藏风脸色大变,几乎顾不得压低声音。

他上前拽起颜漠北的衣领,像是看傻瓜一样看着他。“你有病吧你,还真用他的毒药?”

“情况容不得我。”颜漠北苦笑,“而且若是不用这药,他怕是半分的信任都不会给予我。“世人皆惧的秦统领,可真是好手段。”

藏风急道,“我速

铅笔小说 23qb.com

<=28目录+书签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