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猎鹰> 第36章 计中计

第36章 计中计

席辰水藏在树上,是的,一棵树上。

原本的天下第一神偷,现在却要憋屈地装成一只大鸟藏在树枝中间,并且还要小心翼翼地屏住呼吸,收敛气息,以防被下面的人发现。

在他躲藏的这一片区域,有十几名万刃山庄的弟子正在进行地毯式的搜索,似乎是想要将这个后院翻个底朝天。

出漏子了,颜漠北被人抓住了?

藏在树枝间的席辰水心想,按照和颜漠北商量好的计划,此时应该是那小子把人给引走,好让自己安然地去书房捞货啊。

怎么现在万刃山庄的人却全部把人手派往这边?难道是颜漠北出事了!

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出卖的席辰水,心里还在为那个卖了他的家伙担心。

而站在后院入口处的万成轩,更是让他胆颤心惊。要是被这人逮住了,自己还有命活?

席辰水一边想,一边更加注意隐藏身形。

别小看他惊影的名号,他要是想躲,那万成轩就是把这个后院翻个底朝天也抓不到他的。

“禀报庄主,属下无能,并未有所获。”

一名白衣剑客行至万成轩身前,羞愧难忍。

万成轩轻皱眉头,看着后院的一片山林。

万刃山庄的后院是依山而建,本就林子茂密,这些百年老林枝繁叶茂,想要在里面找出一个善于隐藏的绝世神偷一时半会并不容易。而天色已经渐晚,要是等天昏暗下来岂不是更容易让那人偷跑掉?

到时候,看笑话的颜漠北还不知道要摆出怎样一副得意的面孔。万成轩想及此,心里不免有些烦躁。

他堂堂万刃山庄,竟然连个人都找不出来?

“放火。”

万刃山庄主人轻声道:“烧林。”

既然人藏着不出来,那么他就放火烧尽这片树林,看看那人究竟会不会还继续躲着!

“庄主?可按今日风势,火势很可能会蔓延及庄内……”万刃山庄弟子有些犹豫道。

万成轩冷目。

“照做。”

短短一句话,让下面的弟子再也不敢反驳。

躲在暗处的席辰水心惊胆跳地看着万刃山庄弟子们一个个点燃地上的枯枝落叶,火势渐大,逐渐可以蔓延到树顶。

他要是再躲在这里的话,就不是惊影席辰水,而是烤翅席辰水了!

这万成轩还真是心黑手辣,什么都敢做。他也不怕这风势一大,把他的万刃山庄也给烧了?

席辰水抓耳挠腮,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他不想真的成为一只烤鸟,难道真要被火逼出来不成?

正这么想间,只见不远处一名万刃山庄白衣弟子匆匆跑来。

“庄主!”

那弟子扑通一声跪倒在万成轩身前,面色青白,似有大事。

“庄主!书房被人闯入,丢失了许多要物!弟子守护不力,请庄主责罚!”

万成轩闻言,并不先说话,只是静静看着那名弟子。

然而这无形的压力,似乎更让人恐惧,白衣弟子双手紧扣地面,额间露出大滴大滴的汗水。

“何人?”似乎过了许久,万成轩才这么淡淡问道。

“是那颜漠北,在庄主离开后,他本来在厅内休息,一直未有异动。后来庄主吩咐弟子烧林,便分派了许多人手出去。估计他就是趁那时浑水摸鱼,去书房窃走信件。”

弟子将事情娓娓道来,万成轩听后,似乎并不惊讶。

他想起颜漠北对他说的那句话。

就当欠个人情如何?

这么说时的颜漠北,脸上的笑容似乎格外真诚。

万成轩神色更冷,他早该知道,这小子一旦笑的开怀,就一定在打什么鬼主意!而这一次,竟然算计到他万刃山庄的头上。

弟子问:“庄主,可要速速派人去追缉?”

万成轩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他看着眼前燃烧的山林,轻轻道:“继续,烧光这林子。”

既然都中计了,他怎么能不把颜漠北丢的这个饵给彻彻底底地吞下?席辰水,定是别想跑了。

藏在树上的席辰水听清他们这番对话,才笑了没半晌,嘴角的的笑意顿时变成苦意。

颜漠北啊颜漠北,你是顺利地逃走了,可你把小爷我给害惨了啊。

而此时的颜漠北已经站在秦善屋中,一脸无害的微笑望向秦大统领。

翻着手中的书信,秦善确信这其中确有尹有财的笔迹,而另一个矫若惊龙的笔墨,想来应该就是万成轩的亲笔。

秦善抬眼,看着站都没站直的颜漠北。他没想到这人,竟然会真把万刃山庄与尹有财的通信给带回来。

他可知道,有了这份证据在手的秦卫堂,不仅能够颠覆整个江旭城的势力,甚至连万刃山庄这次恐怕都难逃一难!

秦善仔细打量着颜漠北的眉眼,想要从其中看出细微的破绽。

然而他看了许久,看到的始终只是一个嬉皮笑脸的人——看不透真心。

颜漠北见他望着自己,嬉笑道:“这次虽然有亏损,但还算是不负众望,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是将信带回来了。”

他眨巴着眼望着秦善,像是在期盼什么奖励。

亏损?秦统领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就差没里里外外地打量他了。可还是未曾从颜漠北身上看出丝毫损伤,连发丝都未见凌乱。

“何来亏损?”秦善阴着脸问,他有预感,得到的答案不会是他喜欢的。

颜漠北作出一副难过的表情。

“在路上,不小心遇到了席辰水。”

秦善心一沉。

颜漠北继续道:“他死磨硬缠,我绕不过他,便答应带他一起山上去窃信。”

秦善冷哼。论死缠烂打,你颜漠北若认天下第一,何人敢认第二?

“后来成功窃得书信,却在脱身的时候,他不慎被万成轩发现,所以……”颜漠北叹了一口气,面露悲切。“早知如此,我便无论如何也不能答应他与我一起去的。”

“席辰水落入万成轩手中?”秦善问。

“想是如此。”颜漠北见他神色不好,安慰道:“不过万成轩定会猜到他如今为你所用,想必暂时他还不会有性命之忧。”

“不过皮肉之苦,却是避不了。”

颜漠北一脸的痛心疾首。

“万仞山庄手段残忍是出了名的,阿水这次怕是要受苦了。”

“阿水?”秦善挑眉望他。

“他为救我出逃而落入敌手,我自然把他当做兄弟挚友。”颜漠北义正言辞道:“无论如何我都会将他救出来的。”

秦善盯着他半晌,那目光毫无温度,若是一般人怕是在这种眼神的炙烤下早就出了一身的冷汗。

唯有颜漠北还一脸坦然,谎话说得毫无破绽。

许久,秦善轻轻道:

“你先下去,这件事你暂且不用管。”

颜漠北哦了一声,退出门前又探进头来问了一句。

“我已经完成了两个约定,是否该给我些奖励?”

话音未落,屋子里一个盒子狠狠地砸了过来。他眼明手快的接过,打开,见是一枚药丸。

“这个月的解药。”一句话说完,秦善用力阖上大门。

而颜漠北抱着药丸看了半晌,却傻傻地笑了出来。

他这副模样,完全看不出是不知不觉间算计了两个人的狠角色。似乎在秦善面前,他总是变得有些愚笨和容易满足。

颜漠北傻傻笑着,又莫名其妙地叹了口气。

他想自己一世英名,算无遗漏,从来只有别人吃他亏的份。怎么就偏偏,栽在这冷面心狠的秦善手中了呢?

铅笔小说 23qb.com

<=28目录+书签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