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猎鹰> 第43章 跟我回去

第43章 跟我回去

秦善醒了,秦善又没醒。

他睁着眼,觉得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万成轩,颜漠北,柳寒,三人一字排开,坐在他面前。

他的目光从他们三人身上一一流连而过,最后停留在柳寒身上,那双黑眸看不出情绪。

“原来是这样。”秦善用冰冷的声音问:“什么时候开始的?”

“师兄!我……”柳寒刚急着想要解释,却被颜漠北拦下了。

颜漠北看着秦善,“背叛就背叛了,何必多问他?”

秦善一愣,许久轻笑一声。

“也是,那我便不问。不过有一件事我必须要知道,你们将我掳到这里来究竟是想要如何?”那深色的眸子紧紧盯着颜漠北,“是想辱我,杀我,还是以我作要挟?”

颜漠北回他,“你猜呢?”

“是想先当中辱我,以我为质威胁秦卫堂,最后杀了我。”秦善像是在说着别人的事一般,镇定自若道:“什么时候?”

“你不需要知道。”颜漠北出乎意料地对他异常的冷漠,他起身,将另两个人也带离屋子,最后留下一句话。

“堂堂的秦卫堂统领,要是因此而想要自尽的话,可会让我瞧不起。”

屋内的秦善没有说话,直到门被颜漠北缓缓关上,他都没有再说一个字,再动一下。那道无力地躺着的背影,似乎已经承受了太多的负担,下一秒,就会崩溃消散。

“你怎么能这样说!”

直到走到秦善绝不会听见的地方,柳寒一把拉过颜漠北。“你为什么不让我解释!”

“解释?解释什么?”颜漠北冷冷看着他,问:“难道要告诉他,你为何要背叛他,你背叛他一切都是为了他好?你以为他会听得进去。再说——”

他用力地甩下柳寒的手,“背叛就是背叛,还需要解释吗?”

“你……”

柳寒脸色一白,嗫嚅道:“我只是不想让师兄越陷越深。如今江湖各大门派都视他如敌,对师兄下了必杀令,这样下去师兄早晚会出意外,还不如趁……”

“还不如趁现在这个机会,将他带离这道漩涡?”颜漠北瞥了一眼万成轩,“这家伙就是这么说服你的?”

万成轩道:“在我看来,这的确是秦善最好的结局,被无名谷收押谷内,总好过不明不白地死了。”

颜漠北不去理睬他,只是看着柳寒。

“你也这么认为?”

柳寒面露纠葛,缓缓道:

“我只是不想师兄死无葬身之地,最起码这样,他还能好好地活下去。”

所有人知道,摆在秦善面前的是一条歧途,继续走下去,只有车毁人亡一个结果。

“最好的结局?”颜漠北冷笑,“被人禁锢,没有自由,像个奴役一样被拘束在无名谷。你们以为以秦善的烈性子,能受得了这样的对待?恐怕对他来说,还不如杀了他的好。”

柳寒又何尝想不到这点,此时被颜漠北明白地指出来,他又气急又焦虑道:“那你说还有什么办法?而既然知道,为何你又要与我们一同这么做?”

“……”颜漠北沉默了许久,才道:“因为我啊,也不想他去死。不过不是为了他,而是为了我自己。”

“如果只有这个方法才能让他活着,才能让他留在我身边。那我便折断他的翅膀,戳瞎他的双眼,也要将这只不服输的鹰牢牢地抓在手心。”颜漠北低声道:“哪怕被他的尖爪给抓伤,哪怕被他记恨,哪怕明知这样他不会开心。”

柳寒怔了一怔,看着颜漠北眼中流露出的骇然神色。那像是痴迷不悟,又像是一种癫狂,此时的颜漠北,竟莫名地让人觉得害怕。

世界上有一种人是最不好惹的,疯子。

万成轩看着这样疯癫一般的颜漠北,突然道:“若他恨你呢?”

颜漠北的身子猛地颤了颤,许久,像是故作不在意地道:“恨便恨吧。”他没有注意到,此时自己紧握着剑的右手,都在微微发抖。

颜漠北走远,那身影竟显得有些萧条。

这一幕落入柳寒眼中,换来轻轻一叹。“我师兄有这么个人惦念着,也不知是好还是坏。”

“是好是坏,还得活着再说。”万成轩跟完一句,也离开。

是啊,是恨是爱,是好是好,总得人先活着,才能谈及。

江湖上又发生了一件大事。

从去年年末至今,无数惊动江湖的事件大大小小,已经磨腻了江湖人的耳朵,似乎已经没有什么能够再让他们惊讶的事情了。

然而这一件,却让整个江湖彻底轰动——秦善被抓。

那个一向高高在上,视江湖人如敝履的秦卫堂统领,竟然被抓了。此事一出,便是整个江湖胡,上至武林名宿,下至无名小卒,都有些蠢蠢欲动起来。对于秦善这么个人在,只要是在江湖上行走的人,便没有人不知,没有人不晓,没有人——不恨。

他们纷纷期盼着秦善被大卸八块,被狠狠折磨,好出了这么多年来的一口气。然而,最后得到的消息竟然是,无名谷和少林决定在少林寺公开处理秦善。得知这一消息后,无数人开始向少林涌动。

整个江湖在此因为一个人,而沸腾起来。而在这一系列事件中,从始至终秦卫堂都没有表态。一向态度强硬的秦卫堂这次像哑了火一样,没有放出任何消息,甚至也没有表现出想要去营救秦善的举动。

秦卫堂的这番表现,引起了江湖人的诸多猜想。

这一次秦善被抓,据说是万刃山庄与无名谷共同协力的结果。无名谷弟子假作叛谷,秘密潜伏在秦善身边取得他信任,万刃山庄不惜牺牲绝大部分势力,露出软肋引诱秦善,才有了这么一个皆大欢喜的结果。

然而有人却说,事情之所以这么顺利,恐怕也有秦卫堂内部的人暗中出手。定是秦善的作为引得秦卫堂其他势力反目,而索性将他出卖。

不管事实真相如何,这狗咬狗的事情众人也喜闻乐见,总之,秦善这一次是插翅也难逃了。

三月三,少室山上。

各派人马齐聚一堂,少林主持,无名谷坐镇。这一出江湖有史以来的最大的审判,拉开帷幕。

在空旷的场地中,各门派的人围在外围,而在场地中间,一个穿着黑衫被蒙着眼睛的人就那样笔直地站着。周围的咒骂和喧哗,像是一个字都没有传入他耳中。

他双手被缚在身后,明明手无缚鸡之力,却像是顶天立地,无所畏惧。

黑色的身影,像是直指苍天的松柏,像搏击长空的雄鹰,无论他人怎的嘲笑侮辱,他挺直的背从未弯过一下。

一人,面对硕大江湖。

这便是秦善。

与生而来的傲骨,便是要死,也不去它一分。

周围的人慢慢安静下来,没有回应的讽刺侮辱也渐渐变得没甚意思。倒是看着在场地中间一动不动的秦善,有些人心底生出了些感慨——这便是那只鹰犬么,这便是撕咬得全江湖簌簌发抖的秦善么。

果然,只有这样的人物,才能将整个江湖搅的翻天覆地,也只有这样的秦善,能够做到。

人群分开一条岔道,一个眉毛花白的老和尚走向秦善。此人便是少林寺方丈,了心和尚。

他走到秦善面前,轻叹一声。

“秦施主,你杀孽太甚,今日只能由老衲做主,为你一清那积垢血污。此举是为了江湖,也是为了你好。”

秦善没有做声,人群渐渐有些骚动,不满他的傲慢。

方丈再叹一声,“秦施主心里怨艾颇多,如此以往,只怕伤人伤己。今日老衲我即便不是为了其他,为了你那……早已过逝的师父,也是要在这里问你一问的。”

秦善似乎微微动了一下,随即冷笑。“为我师父?那更应该杀遍这些江湖人才是。”

“混蛋,这家伙太嚣张了,方丈直接让我们杀了他便是,问那么多作甚!”

“是啊是啊!若是出家人不方便造杀孽,还不如由我们来动手。”

秦善眉毛动了动,不屑地冷哼一声。

“阿弥陀佛。因果循环,杀孽报应循循往复,要何时才能了?”方丈道一声佛,“无名谷与我少林今日此举,并非为了要舀秦施主一雪江湖人的仇恨,以报痛快。只是有几句话,要真心问一问施主。”

“……”秦善静了静,“你问,答不答是我的事。”

“当日十大门派杀师之仇,施主可愿放下?”方丈这第一问,便惊住了在场众人。更有几个门派掌门面露难堪,不敢置信地看着方丈。

没有人能想到,了心方丈竟然会在光天化日之下,将当年那件旧闻舀出来直说。

秦善似乎也有些愣住了,须臾,答道:“不愿。”

铅笔小说 23qb.com

<=28目录+书签21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