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夜色深处> 第52章 顾远,你不是顾名宗的亲生儿子

第52章 顾远,你不是顾名宗的亲生儿子

直升机在码头缓缓降落,不待完全落地,顾远便跃下机舱,黑风衣在狂风呼啸中瞬间扬起。

不远处一排汽车停在路边,柯荣站在最前,冷冷看着顾远一边大步走来一边摘下墨镜。

“好久不见呐,大外甥。”柯荣伸手去握了握,面上神情要笑不笑:“还是黄金的面子大啊,舅舅上次过寿,三道请帖都请不来你,这下总算可见到活人了。最近怎么样啊?”

顾远一边握手一边转向身后保镖:“去徐记买两碗鱼蛋面,汤面分开,加香菜,保温桶装了送飞机上。另外我路上交代你办的事,一并处理好,待会送过来。”

保镖“是!”了一声,立刻小跑着走了。

当着所有人的面,柯荣脸上神情颇为精彩,挤出来一句:“……外甥最近胃口不错?”

“金条呢?”

“我已经让人送去了‘金燕庭’,并且备下酒席,就等你上座了。不如我们先……”

“带路吧。”

柯荣的表情就像喉咙里突然被人塞了个鸡蛋,足足过了好几秒,才一言不发地转身走了。

金燕庭是柯家名下投资最多、档次最高的酒店。

柯荣让人收拾出了顶层旋转餐厅的VIP包厢,进去就只见两百多平方的豪华大厅内,当当中中是一张大圆桌,两把扶手椅,走近一看竟是上好的黑酸枝镶金丝楠木材。桌上摆着两只打开的手提箱,里面灿光炫目,赫然是满满当当整整齐齐的两箱黄金。

顾远走上前,随手掂起一支金条,用牙咬了咬,便知道是当初自己下令装运的足金无疑。

他左右手同时将箱盖啪啪一关,转身示意手下拿箱子,紧接着转身就要走。

柯荣却怒道:“站住!”

顾远充耳不闻。

“大老远来了,连坐下吃顿饭的面子都不给吗?顾大少,你也别做太过分了,真掂量着我不敢撕破脸是不是?!”

顾远终于停下脚步,淡淡道:“你多想了,舅舅。只是我早上水米没打牙,赶着中午回去吃鱼蛋面,你看——”

柯荣却突兀地笑了一下,那声音说不出的古怪:“你以为我费这老大劲把你找过来,只是为了两箱金条吗?外甥呐,你心可真够大的了,顾名宗遗嘱下落不明,而你还惦记着什么鱼蛋面!”

——果然。

顾远转过身,微微一笑:“舅舅,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找我有事还不开门见山,我哪有工夫陪你这儿绕弯呢,你说是不是?”

顾远就有这个本事,只要他想,他真能盛气凌人到把人活活气死。

柯荣后槽牙瞬间一紧,半晌才绷着脸挤出一个笑容,说:“是舅舅的不是……既然顾大少没吃早餐,来人,备饭,咱舅甥俩边吃边谈!”

柯荣果然是早就准备好了,片刻后手下推着餐车鱼贯而入,虾饺、凤爪、叉烧包、鲜竹卷应有尽有,上了一桌琳琅满目的粤式早茶点心。

柯荣站起身,亲自给顾远倒了满满一杯普洱茶,说:“咱们也好久没在一起吃过饭了。人说最亲不过娘舅亲,如今你外公母亲都已过世,咱们更应该好好亲近合作才是,对不对?”

“——哦,”顾远似乎颇觉好笑,“怎么合作?”

柯荣说:“我找到了顾名宗遗嘱的线索。”

他放下茶壶,抬头正视顾远,似乎对顾大少慵懒的态度不以为意,甚至稳稳露出了一丝志在必得的笑容:“顾名宗把财产留给了顾洋,一分钱都没给你。”

尽管早有心理准备,确切听到的时候顾远还是有点讶异。

全部给了顾洋?那方谨是怎么回事?

柯荣仿佛看出了他的疑问,招手令随从秘书过来,接过了一份牛皮塑封的文件丢给顾远,笑眯眯道:“自己看吧。”

顾远打开文件,首页赫然是两行中英文对照的遗产指定继承书及加盖公章——他快速翻了几页,心里顿时“啊”了一声。

原来如此。

他之前猜测顾名宗把一大块值钱产业分给顾洋的想法不正确,而柯荣的说法也有失偏颇。顾名宗的直接继承人仍然是方谨,但他通过一系列复杂条文,又规定了一个前提条件,就是要求继承人签署附加同意书。

如果方谨有后代,则后代可继承财产。

但如果方谨没有后代,他必须指定自己身后的遗产归属人是顾洋。

只有在方谨同意以上条款的前提下,才可顺利完成继承,否则财产全部捐赠,一分钱都不留。

——原来当年在海上方谨给他们看的遗嘱只是前半部分,后面的附加同意书被撕掉了。

顾远想起迟婉如这几年来恨顾家恨得要死,每每想起来就咬牙切齿的模样,顿觉有点可笑。但转念一想他又意识到不对,如果顾名宗当年就写了这份东西,那为什么几年来都没把顾洋从香港召回去?

他明知道顾洋是因为无法继承财产才愤然出走的,为什么却听之任之,以至于造成了今天的局面?

顾远心中疑窦丛生,只听柯荣道:“这份遗嘱是我花了大价钱才拿到的。顾名宗的御用律师团中有一人家小都在香港,我费了多少事才……唉,就不用提了。怎么样顾大少,你有什么想法?”

顾远沉吟片刻,合上文件说:“没什么想法。”

他的表情和声音都太平淡,以至于柯荣有点拿不准底,试探问:“你是不是奇怪,为什么顾名宗一点家产都不留给你,觉得这份遗嘱未必是真的?”

“……”

顾远正想说反正我无所谓,就只听柯荣说:“有件事也早该告诉你了,大外甥……唉。”

他顿了顿,道:“其实,你不是顾名宗的亲生儿子!”

顾远瞬间有点愣。

他的第一反应是你开什么玩笑,我对着镜子都能看到顾名宗二十年前的脸,我不是他亲生子?

但紧接着,更多恍惚的细节从他脑海中掠过:清晨隐藏在草丛间的墓碑,方谨立下的季名达之墓,被遣散了的顾家佣人,以及冰柜中顾名宗那张衰老灰败的,和记忆中大相径庭的脸……

他张了张口,直觉想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紧接着,本能中的慎密压倒了冲动。

柯荣的态度明显在拿捏他,并且透着十分的胸有成竹。如果上套的话,接下来柯荣势必会给他解释,但那是事先准备好的真假掺半的解释,听了不如不听。

要从他嘴里挖出真实的东西,就一定要掌握主动权。

——但在信息极度不对等的情况下,如何抓住谈判的主动权呢?

顾远抬眼望向柯荣,短短一瞬间他的表情已经恢复到冷静甚至是冷漠——他把遗嘱轻轻扔回桌面上,说:“——那又怎么样。”

柯荣果然愣住了。

顾远坐在红木镶嵌金丝楠的扶手椅里,神态意兴阑珊,仿佛一头慵懒的年轻雄狮。柯荣不论如何都没法从那张喜怒难测的脸上探出虚实,这人到底是在装?还是真的早就知道?

也许他已经从方谨那知道了什么——对,当时在游轮上,方谨把那疯子救走了。

如果方谨这几年在顾家打听到了一些内幕的话,顾名宗死后他想要联合顾远,就一定会把那些秘密当做筹码告诉他……这是完全有可能发生的!

柯荣呼吸微微急促,正当他陷入僵局的时候,就听顾远突然一笑:“舅舅,你真以为顾家这片江山,对我来说就这么重要吗?这几年我用当初从柯家带走的人马,早就打出了自己的天下。我在东南亚日子过得不知道有多舒服,为什么要回来顾家这座黄金囚笼,去争顾名宗本来就不打算给我的东西呢?”

柯荣胸膛明显起伏了好几下,忍不住试探:“……你真的一点也不在乎?你可是以顾家继承人的身份养大的,人人都知道应该是你继承顾家……”

顾远失笑:“有区别吗?顾家现在方谨手里,对我来说有何不同!”

果然他知道了!他跟方谨联手了!

柯荣心念电转,他甚至能听见自己大脑转动时发出的滋滋声。

方谨是肯定知道遗嘱内容的,但他怕自己一个外姓人抗不过顾洋,就把在遗嘱中分毫未得的顾远拉进来,用相当一部分利益和秘密为诱惑,说服了顾远跟他联手。怪不得顾名宗过世前有传闻说方谨在东南亚到处找顾远,而顾名宗一断气,那边顾远就回到G市了……原来如此!

顾远已经选择了跟方谨站一条战线上来对付他们共同的敌人——迟家和顾洋。难怪他在面对自己时那么有底气,因为他并不是一无所知的!

柯荣本来已经准备好了一套软硬兼施、威逼利诱的手段来说服顾远,但眼下显然不能用了,他心里蓦然腾起一股颓然,意识到自己已经失去了这场交锋的主动权。

“……大外甥,这话也

铅笔小说 23qb.com

<=04目录+书签07->